……

躺尸号

小文斯的时间

*就是一些,有的没的,啊哈哈

*私设略多



——这只眼睛,有着血一般的颜色。能带来灾祸,让身边的人不幸。


       小文斯看着窗户内倒映出的自身虚影,有些排斥地移开目光,从椅子上爬了下来。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哥哥自从来到巴斯卡比尔之后,就经常被格连带去教导,而杰克也不是经常来,就算来了更多时候也是去找爱丽丝或者格连。
       其他人也几乎见不到面,格连似乎尤其禁止小文斯出现在其他巴斯卡比尔的子民面前。
       是因为这只红色的眼睛吗?
       小文斯有些麻木又厌烦地想着,他走出房间前,忍不住看了眼床底——那漆黑的地方严密地藏着很多已经被肢解得残缺不堪的布偶们,只要他想,就没人发现这些阴暗的小东西,连他的哥哥也一样。
       这些东西是从那个叫爱丽丝的女孩那拿过来的,是源于第一次见面之后,再一次无意识经过那里时,那女孩开玩笑似地从那个高高的窗口扔下了几个布偶。
       不喜欢,那些话语、明媚的笑容,甚至是巴斯卡比尔,都令人不喜欢。
      “这么讨厌她吗?”身处阴暗地下室的诺伊兹坐在床上,仰起头看着身处阳光之中的小文斯,思索了一下,“也许她是想和你和好呢?”
      “那我也讨厌她。”小文斯气呼呼地趴在草地上,突然看见诺伊兹手里的衣服,气一下子消了,问道,“大姐姐,你手里的是什么?”
     “这个啊,是红袍。”诺伊兹将手里的衣服冲文斯摊开示意,“巴斯卡比尔的子民参加重要仪式时都会穿上这个呢。”
      “这么说,大姐姐你可以出来了?”小文斯问。
      “是啊,虽然平时不允许,但有重要活动时我都可以出去。”诺伊兹高兴地抱着红袍转了个圈,裙摆扬起的弧度优美极了,“到时候就能在外面跟文森特你见面了。”
      “那我很期待哦。”小文斯也很开心,抬头看了看周围,冲诺伊兹挥挥手,“我要回去了,大姐姐,下次就在外面见面吧。”

      “嗯。”诺伊兹目送小文斯起身跑走,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说起来,这孩子最近待的时间比以前短呢。”


       那自然是另有安排。
       小文斯捡起一根树枝,一路时不时在树上划下记号,等穿过了树林,看见了坐落有序的黑玫瑰花园,这才算到了目的地。
       自从小文斯开始偷溜出来的技能后每天便越溜越远,终于有一次把小树林给走个遍,来到了这个花园——上回跟着格连去见杰克的地方也是这里,小文斯对这里可谓是留念已久。
       毕竟这里盛开的黑玫瑰可比路边野花野草好看多了,更能配得上小基。
只见小文斯偷偷摸摸地溜到花园角落,他抬头警惕性地看了看周围,从袖子里摸出一把雕刻外表远比锋利性高出太多的剪刀,冲能够到的花便是疯狂开刀,下手极为利索熟练,没几下功夫便有几株黑玫瑰连梗带叶地掉在他脚边地一地碎叶上。
       得手的小文斯不贪多,捡起这几株便原地偷偷溜回去。
       “那个孩子是谁,没见过啊?”莉莉远远便看见一个小孩子冲小树林跑去,不由得大惊,“那个方向可是格连大人的居所!喂,站住!”
       傻子才站住!
       文森特闻言头也不回地跑。
       莉莉刚想追上去,在一旁的达谷连忙拦住,解释道:“那似乎是格连大人亲自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不怎么出来。”
      “咦,是这样吗?”莉莉吓了一跳,“格连大人亲自带回来的?感觉好厉害呢!”
      “不过这孩子跑出来干什……”达谷转头看见一个同伴面对满地落叶萧瑟的背影,自动消音。
      “哇,做坏事吗?”莉莉小声地惊叹。
       小文斯感觉背后一寒。
       似乎没人追过来,他也就停下脚步,回头望了望,又认真地拍拍身上的灰尘与叶子,顺着沿途做的记号回去了。
       刚走出小树林,便听见基尔巴特的呼喊,下一秒就看见他的哥哥跑了过来。
      “文斯!你去哪儿了?”基尔巴特惊讶地看着文森特的头发,踮起脚拍掉了落在上面的树叶,“头上都有叶子!”
      “唔。”小文斯漏掉了这茬,只好闭起一只眼任由哥哥动手,“去树林里玩了。”
      “树林里很危险的,以后别一个人去了啊。”基尔巴特道。
      “……嗯,对了,小基,这是给你的!”小文斯将怀里护着的黑玫瑰递给基尔巴特。
      “这是今天的花?”基尔巴特惯性接过,虽然几乎每天都有,但他仍然会很开心地揉揉弟弟的头发,“谢谢你了,文斯。”
      “嘿嘿。”这算是小文斯一天内最开心的时候了。
      “我们走吧,文斯。”
      “嗯。”
       格连站在窗前,看着兄弟二人开心打闹的背影,神色似乎有些怀念。
      “那个,格连大人……”身后的属下恭敬而紧张地请示,“关于那个花园的……”
       是的,花园内疑似遭遇小偷的事被第一时间上报了。
       格连看了眼基尔巴特怀里的花,闭了闭眼,淡然道:“这事我已经清楚,无需多张扬,以后若有类似事情,让花匠清理下便是。”
      “是,格连大人……”
       晚上时候,小文斯缩在被子里,看着床头被好好插在花瓶里的黑玫瑰,小声问爬上床的基尔巴特:“哥哥,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哦。”基尔巴特爬上床,凑过去给小文斯捏好被角,“这里很好不是吗?文斯也很喜欢吧?”
      “嗯……”小文斯违心地点了点头。
      “那就太好了,晚安,文斯。”

      “晚安,哥哥。”小文斯闭上了眼。


       其实小文斯不喜欢这里——经常只有他一个人在,能接触到的人,爱丽丝是他的敌人,而格连经常霸占他的哥哥与杰克的时间,看向他的目光也令人很不舒服,偶尔看见其他人,那样好奇而怜悯的目光也令人讨厌。
       但是他的哥哥喜欢这里,在这里小基不用受到伤害,小基能开开心心地在这里生活,露出笑脸。
       那这样的话……
       小文斯在进入梦乡前默默地想。
       他也可以,很喜欢这里呢。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