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冬季【下】

*片段2

*狼卡x雷狮

*OOCOOCOOC

 

 

他汲取着温暖。

雷狮的前肢交叠在胸前,闭上大而湿润的兽眸,没有反抗,显然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与平常动物极快的生长期相比,他们这种意外情况,总是要拖延几年才会抵达成熟期,卡米尔还没长开、而他们还没迁徙到这里的那几个冬季,不耐寒的小狼崽经常在喂完食物后,被北非狮叼起甩到背上浓密厚实的鬃毛内隐藏,它的背很宽厚,小狼崽打两个滚都不会摔下去,而且卡米尔一直显得过分乖巧。只有迎风时,小卡米尔才会从层层鬃毛内抬头,嗅嗅空气中的传来的味道,冲雷狮叫上两声,仿佛在通报情况。

现在卡米尔已经长大了,没办法再窝在狮子的背上,但它不耐寒的这一点却没随时间改变,依旧需要雷狮本身的温度,而它们都不喜欢使用火。久而久之,卡米尔就习惯变成人形来抱住雷狮取暖,雷狮也默许了这点。

狼的成长已经超出了雷狮的意料范围——卡米尔比他见过以及吃过的狼体型都要小上些许,皮毛也没那么暖和与漂亮,背部颜色最深的毛只是一种不够深的灰色,看上去并不是在这样的环境内自然孕育出来的小家伙。

但卡米尔自身的过往记忆早已模糊。雷狮一想到当初是从哪里、全靠一时兴起来夺下那么小的狼崽,也就不再意外于卡米尔身上诸多格格不入的点。好在除开体型小与怕冷外,卡米尔的日常狩猎总是完成出色的,它相当聪明,懂得把握时机,知道如何最大化地利用周遭来捕食猎物。

卡米尔带着点力道地一下一下地捋过手下温热的兽躯,感觉身体从微冷的僵硬逐渐恢复过来,他抬起头,见到雷狮面前的那头豪猪没有被动过,依旧瘫软在那里,不禁一怔,将雷狮从头看到尾,突然甩甩尾巴,变回狼的体型。

它没有迟疑,迈着步子走到狮子的身后,脑袋靠近狮子的后方,闻了闻那条右腿上明显的血迹,抬头看雷狮还是没有反应,狼的耳朵不停抖动,竟是伸出舌头,对着右腿处的伤口开始舔弄起来。

那道伤口已经好了七八成,但新生的皮肉还是敏感的。被舔的第一下雷狮就睁开了眼,柔软的兽躯明显紧绷起力量,他摆摆短尾,还是没有动弹,随着卡米尔踏出一只前足稳住身体舔得越发用力,表面粗糙的舌头擦过皮肉的微麻不断上涨,雷狮按耐不住地动了动柔软的兽躯,抬起脑袋,前肢支撑起上半个躯体,扭头就咬住卡米尔的后颈处。僵持片刻后,雷狮将卡米尔从后面给拖到面前,就像小狼崽每次玩闹地翻滚出雷狮限定的范围时,雷狮都叼着它的后颈拖回来一样。

卡米尔顺从地被雷狮拖过去,在狮子松口时,凑过去舔舔兽脸上的皮毛,雷狮做做样子地呲牙反咬两口,卡米尔就坐在原地,尾巴拂过地上散开的干草。雷狮被这么一闹恢复了点精神,它用鼻子顶顶豪猪朝天的腹部,打量着死了有一会的猎物,终是享用起来。

卡米尔在雷狮进食的时候变成人又出去看了圈,待他回来时,雷狮已经享用完这一餐,饱餐的狮子四肢站起,甩甩浑身的毛,变成位眉目帅气的青年。

“在外面有什么发现?”雷狮抹掉嘴边的血渍,抓住卡米尔的手——这样随便出去,果然让卡米尔的身体又冷了些许。

“天冷得太快了。”卡米尔微弯着手臂,几株还沾着雪的草药虚软地搭在手臂上,他顺着雷狮拽他的力道一起坐在干草堆上,上面还残留着源自躯体的温暖,“有头没见过的熊闯进这片森林,可能是跟我们一样,因为这个才来的,今天才刚发现它。”

“哦?是新来的猎物?”雷狮看着卡米尔将那几株草药放进嘴里,没有阻止,反而松开手,伸出了受伤的那只腿,“这种天气再持续扩散的话,做出迁徙选择的动物也会越来越多,保不准我们也要准备走了……啧,那家伙有多大?”

卡米尔用牙齿碾咬着草药,草药内流出些许汁液,嘴里顿时弥漫开一种极为苦腥的味道,它偏偏嚼得面不改色,还用手冲雷狮比划,示意那家伙比雷狮的兽身要大上些许。

“大猎物么?这倒是有趣了。”雷狮半靠在干草堆得比较多的高处,闻言突然生出点兴趣,他沉吟片刻,问道,“是‘同类’?”

卡米尔摇摇头。他感觉嚼得差不多了,就从旁边拿过一个可装东西的容器,将嘴里嚼成那些糊状的东西一并吐进去——这东西这是两个月前,他们驱赶那批企图侵犯进这片领地内的人类后从他们抛下的营地内搜到的东西之一,卡米尔觉得用起来方便,就叼了回来。

那里其实也有些许温暖厚实的皮毛毯,但雷狮借口人类的气味太过难闻,把这些毯子连同人类剥下的新鲜鹿皮给一把火烧了。

雷狮的腿就是那次驱赶中被人类用武器给射伤的,这次的冬季过了多久,雷狮也就多久没有出去捕杀猎物——其实一头公狮,若在群体内生活,通常是不参与非大型的捕猎活动。但雷狮先前常年独居,捡到卡米尔时这小狼崽还太小,在第一个冬季里雷狮没多加理会,小狼崽就差点活活冻死,等卡米尔已经长大到能独立狩猎时,雷狮早已习惯在任何方面亲力亲为。

“不清楚那头熊是迁徙途中路过这里,还是打算就在这建立领地。”卡米尔实话实说的同时将雷狮右腿的裤腿卷起大半,靠近膝盖的小腿处盘着一道已经有部分结痂的伤口,他将一半的草药糊抹在伤口上,然后解开绑在左手的布条——这是他刚才去人类营地里翻出来的,将其绑在雷狮的腿上固定住草药,“那个营地很可能被那头熊发现,没发现的话,也能当作陷阱,不过,我觉得大哥等伤好到能行动自如时,再作打算比较好。”

这种草药四季都有,效果明显,但带来的疼痛也是成正比的。

“再用一次草药,这伤就差不多了,在我出手之前,卡米尔,捕猎时候尽可能不要正面遇到那头熊,只要它不闯入我们的领地,就别过多地对它威胁。”雷狮忍着疼痛的同时,还不忘对卡米尔嘱咐,“不出意外的话,其他地方的冬季已经糟糕到一定程度,这里是靠着‘地热’情况才不会那么糟,那头熊如果只是想寻觅一个好的环境,多半是不会立刻离开,我们还有机会。”

“……我明白了。”卡米尔点点头,他想了下,又询问道,“大哥,到时候,猎物的皮我能剥下来吗?”

“别做这种学人类的傻事,熊的气味就不够难闻的?”雷狮一联想到熊的皮毛,就知道卡米尔的意图——他早就发现那群人类待在这的期间,卡米尔外出的频率多了不少。

这孩子怎么就偏好学那群家伙呢?上回只趁机咬死了一个猎物,果然还是不够。

雷狮这么想着,借着疼痛的遮掩轻叹口气,冲卡米尔伸出一只手,“过来,卡米尔。”

卡米尔没有犹豫地往雷狮那爬了两步,握住雷狮的手,被雷狮一把拽进怀内,吻上了嘴。

那股苦腥的味道还未全部散去,雷狮用自己的气味一点点覆盖过去,在接吻的中途轻笑道:“怎么忍下这种味的?”

闯进的舌头轻扫过上颚引发的酥麻感在卡米尔脑中直接炸开,狼浑身一抖,仿佛腿脚受伤的患者成了他自己,整个下半身都难以控制。

 

-.我说接下来拉灯你们信吗哈哈哈END.-

 

备注:

*其实这个背景叭,正处于小冰河期,我们现在也处于小冰河期……所以未来的冬夏会越来越难熬哦☆【插句题外话,零几年甚至一几年开头全球都在变暖论,结果最后发现北冰洋的冰川多了不少……大自然果然可怕。】

*那个暂定的已经成确定的了。

*因为公狮的这点习性,这一次的冬季,卡米尔包下两份的捕猎量时,雷狮没有反对┓( ´∀` )┏

*雷狮误会了,卡米尔对人类的兴趣没对他的大,只是卡米尔与他不同,只要是对雷狮方便的,卡米尔都会纳入使用备选项等雷狮勾而已,嗯,不择手段。

*lof的就到这了哈。

热度: 11 评论: 7
评论(7)
热度(1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