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龙岛

*西幻1.0
*是给小伙伴的生贺
*是格瑞的部分事,瑞金友情向√
*OOCOOCOOC

龙岛位于遥远的海域,近海与远海间隔了层无法破解的迷雾区,将那一端遮掩得如此神秘莫测。
居住在上面的龙族曾是最初的大陆霸主,它们在最初的时代中聚拢的财宝,是除了强横之外最令人垂涎的代表词。在第三次种族混战中被其他种族联手击败后,龙族便举族迁徙至远离大陆的远海,开始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深居简出。
极少有人能亲身感受到比房屋还大的生物舒展着一双翅膀的震撼,即便是距今最近的那次种族混战,唯一一头露过面的龙也仅是处于种微妙的旁观者立场,留下的只有供人遐想的侧影与能燃起无数人奔赴远海的热情传说之一。
龙岛的本名已经在大陆间失传,而现在流传的只是个简单易懂的代称,格瑞在最初的几年根本无法听懂龙族的吼叫与独立出来的语言,甚至连模仿发音都不行——光是嗓音就已经彻底败给这群粗鲁的生物,因此这个称呼也被他所使用。
格瑞在知道龙岛的真正名字之前,面上虽然老老实实,但在心里曾短暂地给这座岛起名为“充满冷血动物的荒野之地”。
他来到龙岛时并非什么都不懂,打从在龙岛生活的第一天,他就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个格格不入的存在,对于这群能变成人的生物,他并没多少好感,毕竟双方的习性差距是如此的显而易见,仅仅是岛上潮热的环境就令当时感知敏感的孩子难以生出喜爱。而龙族也很难对这么个人类的小孩和颜悦色。到后来格瑞逐渐熟悉环境,在一日日的长大期间学会了语言与生存能力,也学会了如何与这群他心里的‘粗鲁大个子’们相处,人与龙,两个不同的种族才抛却了大部分的成见,相处融洽起来。
他是唯二能长期居住在龙岛上的人类,第一个有此资格的人是教导他多年、现在已经离开龙岛的师傅——能通过迷雾区闯入龙的领地的家伙总是有的,但绝大多数都被龙族扔给附近海域居住的人鱼们了。
按它们的话来讲,人类与人鱼的区别也就是双腿与鱼尾,既然上半身都相同,那就送过去吧。
向他表述这段话的是金。
说这话时,金正扒着格瑞所居住多年的小石屋的窗沿,靠契约关系才变成人形的年幼龙保持着五六岁小孩的模样,软软的小身子完全悬空地吊在外头,全靠本源拥有的臂力撑着。
金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小伙伴烹煮晚餐,锅内传出的香味令他不停抽动鼻翼,但他不得不认知到一个残忍的事实。
没有用院子内的那口大锅子煮汤,看起来今天的食物也没有它的份了。
格瑞没有理会它,自顾自地双手把着墨色的长柄勺搅动锅内的漂浮在汤中的蜥肉——这种肉源自某种名字念起来比岛名饶舌的、扎堆生活的蜥蜴,这种蜥蜴生活在龙岛北方的小雨林中,只有腿部的肉熬煮成汤才会变得好吃。格瑞搅动了一会,抽出手抹把额头上被火堆蒸出的薄汗,往锅里头瞧了眼,满意后搬起翻在一旁的盖子,盖上时留下一个可供冒气的口。
他这时才有空去理金。
已经成长到十六岁的少年走到窗户那边,伸出手,一把将已经缩起肩的小孩模样的龙捞进屋内,问道:“这些话,是那些巨龙说的?”
“我们都这么认为的啊。”金理所当然道,它扭了扭幼小的身子,格瑞便将它放在地上,金仰头看着格瑞,“格瑞,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你的‘父母’当初也是这样被送走了吗?”
金处于还在学习说话的阶段——相比同龄龙,它已经是提早了三十年接受与龙吼不同的另一套教育,原因还是因为面前的‘主人’。父母这个词它经常学了就忘,现在只能用喉咙低吼出,好在格瑞虽然身为人类,龙语却堪称满分,姑且能听得懂金话里的意思。
“并不是,虽然我曾经也以为父母被人鱼所囚禁着。”格瑞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给金复习——自从他们的契约生效,他就下意识地对金注意起来,看着金跟着念了这个词,他才接着说,“原因比你想的要复杂,别想太多,金。”
金老实地应上一声,就真的不去多想了。
它虽然还不懂,却对格瑞有着莫名的自信,尽管对方是同族口中比阿斯拉虫还易脆的弱小人类,但它还是喜欢来找他玩,而且共同生活这么多年,‘弱小人类’反而展现出许多同族所不能的神奇地方——比如能靠着手上的武器就能打败强大的龙,比如能用毫不起眼的石头制造出这么精巧的屋子,比……比如能制作相当美味的食物。
思及此处,金又感觉到饿了,它本意只是来找格瑞玩的——以前格瑞还没这么拼命,但现在一天到晚都在进行另一个人类走前嘱咐下的修行,只有制作食物的时间才能陪它说说话,心情好时还会答应给它的原身梳理鳞片,甚至在准备干粮时能抽空坐在它的背上,一起在去螺旋水晶山谷飞着玩。
然而现在天都已经黑了下去,都没有梳理鳞片,也没有摸尾巴,更没有一起玩,甚至也没有吃的。
那口锅已经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了。
见金眼睛不断瞟向锅的方向,格瑞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无声地叹口气,给火堆又添了柴火,冲金道:“作为给你的奖励,留下来吃点食物再走吧。”
“啊?”金闻言有些傻眼,他内心的第一反应是惊喜,惊喜过后又犹豫地看着锅的大小,冲格瑞比划,“可、可是,这么点不够我们……呃……”金烦恼地嘀咕了句,显然又忘了,“‘一起’吃吧?”
“足够一起吃,只要你不变回去。”格瑞已经摘下挂在壁炉上的厚手套——这是从某艘遇难的船上搜索到的东西,以十分养眼的动作戴上,这才掀开发烫的盖子,一股浓厚香气迅速扩散,充斥在整座小石屋内,“如果还不够,那些砍了腿的蜥蜴我还没处理掉。”
金听完已经全没后顾之忧,欢呼着一个蹦起,扑到格瑞背上,一龙一人差点被这大力齐齐带进锅里,龙却完全没意识到,反而抱住格瑞的腰,兴奋道,“格瑞你最好了!!”
“金……”格瑞险之又险地稳住身子,还没来得及呵斥就听到这话,不禁眉梢微微一动,惯来冰冷的神色缓和不少,他将锅盖撤下,拿起烈斩挥灭锅底下的火苗,随后狠狠一拍脖颈上的双手,“下来!”
金“嗷”的一声原地摔下。
事实证明,格瑞还是失策了,他发现即便金处于小孩的模样,它的胃口却不会因此改变——它对于格瑞桌上其他做好的食物并没兴趣,这座小石屋内有专属它的大型碗,龙捧着碗,一口大锅内足有四分之三的汤都进了它的胃,却还是没有吃够地嚼着格瑞搬来的全生的蜥蜴肉。
由于吃得过于开心,导致金彻底忘了时间,结果就是被上门来找格瑞的成年龙给发现这一桌没收拾干净的饭后景象,成年龙当场大怒,吼着重复许多遍的‘幼龙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将金连喷带怼地在屋子内追了三圈才抓住金,给彻底撵回去。
对龙族重视幼崽程度深有体会的格瑞毫不意外地收拾碗筷,等他将给金用的碗放到橱柜最下层时,成年龙摔门而去的声音同时响起。
……安静了。
格瑞心想,他关上橱柜,直起身子,看了眼摆在橱柜上方的黑色盒子,打开了它——里头装着一枚雪花模样的金属装饰品与一封信,金属装饰品据说是发现他时候就藏在他衣服里的东西,照顾他多年的师傅只给他见过一次,曾经跟他说过,这种东西叫做‘勋章’。而另一封信,是师傅留下的。
“‘终有一天,你将走出这片岛屿,你将会看到更多,并去寻找你过去的亲人、你现在的位置与你未来的归宿。’”格瑞想起信封末尾的话——他反复看过许多遍,早已记在心底,不禁念叨出声,“‘你终会得知一切……’”
他不是没思考过自己的出身。
他最初以为自己是被遗弃的,但师傅否认了他的想法,并给他看了眼那个据说意义重大的勋章。后来他得知自己是被未满月的金在岛上捡到的,身世便充满了没有线索的迷雾。直到他知道这座龙岛的具体情况以及附近海域存在的人鱼领地,他便重新推测自己的父母是遭遇海难被人鱼夺去的不幸者,但他曾见过前来探访的安莉洁,能在陆地行动自如的圣女用占卜否认了他的想法,并告诉他不急于寻找。
他找不到解决的出口,便克制了自己的想法,将这件事当作所有暂时无法解决的事那样放在一边,待日后考虑。
他生性喜静,但人却并非生来孤独。小时候他忙于探知周遭,孤独感便埋于心里静静积累,随着长大,这种无处归根的孤独显得愈发鲜明——这座岛不是他的家乡,金虽然是个好玩伴,但友情与亲情无法一概而论,师傅对他的态度一向若即若离,更得不到最深处的慰籍,他将这种感觉当作修行的磨刀石,几年过去,他面上越发冷淡,内心却自傲地认为孤独算不了什么,自身已无懈可击。
师傅留下的黑盒子却轻而易举地击败了他,仅凭一封信,便勾起了他内心最深处的猜疑与思虑,也如同一记重拳将他打醒。
——我应该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
格瑞心想。
他清楚龙岛通不过试炼就无法离开的规矩,因此他越发刻苦的磨炼自身实力,显得更加独来独往。他权衡着自身目前的实力,已经打算半年后便去挑战那个试炼。
偶尔为此感到内心无法抑制的孤独时,便会打开黑盒子看一眼,仿佛能看见在看不见的前方,有人在等待着他。
认真起来的少年无人能挡,格瑞在半年后通过试炼时,才得知人鱼领地内存在着能通往外界的道路。
——而在离开的前一周,他在居住的海岸边,捡到了一位混血的精灵。

-.END.-

备注:
*混血的精灵,知道是谁了叭,我就是在强行连上还没写出的人鱼峡谷副本
*金虽然是五六岁小孩的模样,但是它比格瑞大吖,等它偷溜出来时候已经能变成少年模样了→ummmm导致重逢时候格瑞差点没认出来。
*还有啥想说的来着……我忘了呜,我还是去睡叭

热度: 1
评论
热度(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