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08

*大妈家过去的事

*主要是长子与卡二的角度

*OOCOOCOOC

 

 

长子与次子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颗果实的特殊性。

这还要得益于他们的生母——夏洛特.玲玲不仅在体型方面显得庞大,性格上,她也是位能衬得起这副身躯的豪爽甚至颇为彪悍的女人。但在这位巨大的女人不发狂时,也会如昙花一现般展现那么一点属于身为母亲的、令人惊愕的温情。她会在美好的下午茶的时段内召集自己的血亲,让她的孩子们坐在她身旁的软垫上,宙斯与普罗米修斯高悬在两侧给予温暖,而她便坐在主位,给他们念一些无法揣测到内容的书籍,知识颇为繁杂,一点也不按套路走,什么类型都有。恶魔果实百科图书便是曾被夏洛特.玲玲念叨了足有半月的读物之一,佩罗斯佩罗与卡塔库栗都曾有幸旁听过。

——但他们都清楚,这般属于亲生子女的显露温情,会随着新孩子的增多与长大而显得越发难得。

“你怎么看,卡塔库栗弟弟?”佩罗斯佩罗捡起那颗圆滚滚的果实,他感受了下表皮的粗糙,又端详会表皮上的杂乱花纹,当即啧啧出声,似乎对这个粗滥的形象十分不满意,转手就毫不在意地递给卡塔库栗,故作玩笑道,“想吃吗?”

“这不是能随便吃的东西。”卡塔库栗没有接过,发现这种存在带来的惊讶令次子一分神,体内的难受感居然消退许多,对于长子玩笑般的提议,他皱紧眉头,不得不提醒,“吃下去会有什么变化不说,无法游泳便是值得权衡的利弊。”

“看来,你也认为这是传说中的恶魔果实咯?”佩罗斯佩罗收回手,恶魔果实在他手上一抛一抛的,“这可真是难得啊,嘻嘻~被大海排斥的下场吗……只是看也无法看出什么,还是等解决完目前的事情,再把这个送上去,让妈妈定夺吧。”

卡塔库栗同意地应了声,他看着长子突然哼着小曲,从仓库的杂物堆内翻出个空宝箱把这颗不明效用的恶魔果实收起,总觉得佩罗斯佩罗心里已经有那么点意思。但他忍着不适感思来想去,也无法察觉出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自家大哥突然渴望起力量。

——被囚禁内船舱某房间内的冥王雷利狠狠打了一喷嚏。

 

夏洛特.玲玲的此次暴走以长面包推出的全新风格版鲜奶冻而告终,除开城堡又一次被毁灭了小半个地盘之外,在人员伤亡的问题上,可以说是极为庆幸地无一‘人’死亡——这也多亏长女当时的果断判决,聚集在果汁湾的甜蜜都市市民们安然无恙地被士兵们号召回去。

从结果来看,也算是有惊无险。

只是劝阻妈妈的时候,大福的小臂被树枝给划伤了,鉴于导致这情况的根源是长子那套不靠谱的提议,康珀特终于冲敬爱的佩罗斯大哥不满地抱怨起来。

这种抱怨爆发力强且绵延不止,就连习惯把弟弟妹妹们的抗议当作一种亲昵行为的佩罗斯佩罗也终于抵挡不住,一见妹妹立刻额头冒汗,借口说妈妈有事要找,拔腿就溜,直到卡塔库栗终于从自己的小房间内出来,这种抱怨方才宣告终止。

“卡塔库栗哥哥,你真的没事吗?”康珀特正好遇到走到长廊的卡塔库栗,她手里拿着一份计划书,关心人的同时也不妨碍上面写写划划——抱怨归抱怨,但因为佩罗斯佩罗本人的突发情况,原本应该他负责的事后处理还是让弟弟妹妹们分了一小部分,这导致长子直呼自己期望的美好未来终于有那么点曙光,虽然没什么人想知道他口中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长女身后还跟着一个随时派发命令的士兵,而她本人分几眼打量着次子的脸色,斟酌道,“妈妈虽然说要见你,但并没说是什么时候。”

她没想到这次紧急出海归来后,出问题的居然是卡塔库栗,一向坚强的少年撑到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后立刻将自己关进了卧房内,要不是听恢复神智后的妈妈听了那个外来海贼的描述后,表示不用担心让他先安静几天的话,卡塔库栗的房间外早就是夏洛特家孩子们的全体出镜了——为此这块区域的修复工程进行地安静而缓慢。

卡塔库栗一看见康珀特就想起佩罗斯佩罗的那声‘小卡塔’,他的内心不禁微妙片刻,面上竭力伪装大人那般的沉稳模样,不透露丝毫地点点头:“我已经好很多——并且由此获益匪浅,不用担心我,谢谢。”

卡塔库栗没说假话,在熬过那段折磨人的干扰后,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世界俨然焕然一新。他能感受到的地方、注意到的细节比以前还要多得多,他能感受到几个走廊外的工人们的修复工作,也能感受到一朵花的伸展枝叶,刚承受这些东西时他无法区分,因此被一股脑地狼狈极了,然而在意识到无法逃避后,他开始耐心地与这些‘感受’磨蹭起来,这是一个好开头,直到现在——像是踏出一个难以越过的线,回头一看,一切都那么显而易见。

他感受到的东西比以往多,却也能感受到未知的更多,这让他彻底相信雷利所说的‘好处’了,这是一股尚还稚嫩、但注定会强大起来的力量。

康珀特无法感同身受,但她选择信任。

这可比信任佩罗斯佩罗要简单多了,长女思及此处,长哼一声,道:“既然你坚持的话,事先说一声,佩罗斯大哥和你带回来的那颗恶魔果实,妈妈已经给佩罗斯大哥了。”

“嗯。”卡塔库栗并不意外——毕竟即便妈妈问起,他也会让给佩罗斯大哥,不过出于关心,他还是问道,“那颗恶魔果实是什么能力?”

“这个啊,佩罗斯大哥一直不说。”康珀特持笔拍拍手中的计划书,“他在你关进房间的一天后吃下恶魔果实,也把自己关起来了,相信佩罗斯大哥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的,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

“还有一些事,为了避免妈妈的不耐烦。”康珀特道,“罗杰海贼团的人给了妈妈一堆好处后已经获准离开了——佩罗斯大哥对此暗地里挺不甘心呢,他们有矛盾吗?妈妈对于海上巡逻队的松懈防备很生气,应该会命人拟定相关律法,大福受了点轻伤,以及——”

卡塔库栗听见雷利等人已经离开,心下正不知是庆幸还是有些可惜,就看见阿曼德从拐角走来。少女手里抱着个盒子,走路慢悠悠的。

“卡塔库栗哥哥,你出来了?没事了吗?”阿曼德天生比别的孩子要更追求优雅,因此性子也显得有些轻慢,她问归问,也没要求一个答案,径直将盒子放在卡塔库栗手中,“这是姐姐要我给的,别问我是哪一位姐姐,她们都很忙。”

“就这个了,打开看看吧,卡塔库栗哥哥,正好能派上用场呢。”康珀特点头。

卡塔库栗不知道她们搞什么花样,但还是随妹妹们的意愿打开盒子。

——他看见一条柔软的纯白围巾被细心地摆好在羽毛堆内。

 

备注:

*围巾不是卡塔库栗目前戴的,但是以这条围巾为原形拟化的

*时间线真得要快进了

*大家除夕快乐~

*小剧场——

【几十年后】

一如既往冷淡而优雅的鬼夫人在军舰上目睹现场的一片混乱,目光从还活着的长子滑到已经飞远的桑尼号,觉得与大哥一如既往作不死相比,还是后者更有通讯价值。

评论(6)
热度(3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