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07

*大妈家过去的事

*主要是长子与卡二的角度

*OOCOOCOOC

 

容貌美艳的巨大女人狰狞着拍碎了用于观赏的艺术雕像,城堡的一部分已经彻底成了废墟,毁灭的痕迹清晰地向窥探的目光展示她是如何从卧室开始一路展现恐怖的力量,并呈一条直线般来到园林的。

宫殿最外面一面被拍飞一半的断墙下,大福和欧文各捂着一只耳朵,他们的另一只手都捂在康珀特的一侧耳朵上,而康珀特怀里还抱着一只没有受到伤害的电话虫。

小欧文被声波攻击刺激得头昏脑涨,他甩甩脑袋,及时地抬脚踢开一块砸下的石块。三个孩子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一番后,默契并小心翼翼地松开捂住耳朵的手,三个小脑袋冒出墙外,张望着亲生母亲仍在继续的暴走行为,看见被赐予生命的树木都被夏洛特.玲玲无视尖叫地连根拔起时,仿佛感同身受般,三个小身躯齐齐一颤。

他们是在夏洛特.玲玲发出第一声咆哮时便察觉不对劲,立刻让弟弟妹妹们转移出去的。

克力架由小欧佩拉那五兄弟卸掉婴儿床的支脚给抬着离开,值得庆幸的是,妈妈这次的暴走并没有闯到孩子们的聚集地与小欧佩拉们的离开方向,因此在康珀特以长女身份命令士兵们通知蛋糕岛上的住民强制撤离时,三个在场辈分最大的三个孩子并没有离开,反而小心翼翼地靠近妈妈的方向,大福还机灵地在一个被毁的房间内抱出个电话虫——他们对于兄长们还是抱有种盲目的信任,并且眼下也只能赶紧联络外出的长子与次子。

而在夏洛特.玲玲发出吼声时,大福把接通的电话虫直接塞进康珀特的怀里。

康珀特忙不迭地向通讯那头求助,她边抬头张望边抓紧时机回答那边的问题:“原因……?目前还不清楚,鲜奶冻应该还有,但看起来那个好像满足不了妈妈了……继父?大概在哪里昏着吧,这任的继父真是胆小……嗯……等等,大福去抓人问了……啊?……诶?佩罗斯大哥,你是认真的吗?”

小欧文见康珀特没有再说话,在警戒妈妈暴走情况的同时回头看眼对方,就见长女随着聆听的时间增长,脸上的神情也跟着越发微妙,他又看眼电话虫,发现电话虫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情。

“那是佩罗斯大哥你才会用——!”康珀特露出一副要昏倒的模样,即便是一向性情沉稳有耐心的她,也忍不住对长子的疯狂抱怨起来,“妈妈会杀了我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电话虫瞪大了眼,康珀特与其大眼瞪小眼,仿佛怒视着通讯那头的人,“我会照做的,啊,大福回来了。”

“妈妈吃腻鲜奶冻了,房间内里还码着五大盒。”大福没有抓什么人回来,但带回的情报十足珍贵,他冲康珀特递过来的接听筒喊,“她已经想要更好吃的鲜奶冻了!不能依照原来的配方去弄了!佩罗斯大哥!”

康珀特立刻把话筒收回来,她脸上还保持着无法理解的些许怒意,听着通讯那头的嘱咐应下几声后,对那头说了句快点回来当结束语,便摔上接听筒。

“怎么样,佩罗斯大哥怎么说的?”小欧文与大福齐齐问道。

“让我们想办法拖着妈妈不要离开园林,他们马上就能启程回来了。”康珀特拧着眉,嘱咐道,“把城堡内的第二厨师团找上来,接着做鲜奶冻,我们要告诉妈妈——‘吃完这些鲜奶冻后就有更好的了!’,别看我,这是佩罗斯大哥的原话!我们起码要在这里拖上三个小时!”

“那更好的鲜奶冻呢?”小欧文道,“而且这样会浪原材料的!”

“佩罗斯大哥说,总料理长已经在航行中写好了新的食谱,厨师长也带走了不少材料,船上的材料还足够撑一会,只能寄希望于那个了……暂时听大哥的,毕竟我们目前已经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康珀特颇有威慑力地一扬手,道,“欧文哥哥你先去找厨师们继续做鲜奶冻,我和大福哥哥想办法让妈妈先吃那些鲜奶冻。”

“这一个不小心,会被妈妈杀掉的吧!”大福几乎目瞪口呆。

“那也没办法了!”

 

在结束与康珀特的通话后,在场所有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目前必须尽快回到蛋糕岛!由总料理长来制作全新的鲜奶冻,去安抚妈妈。”佩罗斯佩罗惨白着一张脸,给平日就不太好的面色再添一层凄惨,“否则我们的国家就要完了,而罪魁祸首,就是你们!!!”

被矛头指向的雷利背着他人事不知的同伴无奈道:“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吧。”

“怎么不怪你们!”

“冷静点,佩罗斯大哥。”卡塔库栗的耳鸣已经差不多消下去了,他一把拉住怒火上涨的佩罗斯佩罗,总觉得长子有点容易被眼前这个男人带跑话题,他刻意保持理智道,“先回去再说,总料理长已经先行一步,跟着护送队伍走了,至于‘冥王’……请与我们一起走吧,说到底,你们也有责任。”

卡塔库栗突然忘记面前的人叫什么,但简短的称呼好歹还是记住了,不至于当众出丑。

“好说,好说。”这点雷利倒是没有意见,自从卡塔库栗状态好过来后,他看向卡塔库栗的眼神总带着种探究的意味,见少年毫不畏惧地回视,更是捉摸不定地打量,“那就请你们带路了。”

殊不知这样更引起佩罗斯佩罗的警惕与不满。

——这是别人家的弟弟,懂不懂得收敛点目光!

三位还能活动的人跟着长面包的后脚回到奶皮镇上,长面包已经效率极高的将所有牛奶都运到船上,就等着他们上来,卡塔库栗在上船前注意到镇长的欲言又止,想一下前因后果,亲口对镇长表示此次的事故都归罪于西尔巴兹.雷利与他的同伴们,与镇上的人无关。

在镇长劫后余生的感激欢送下,五艘载满低温牛奶桶的船再次启程返航。

但卡塔库栗一上船,耳鸣的毛病就又锲而不舍地悄悄冒出,海面每一次细微的浪花波动对少年都是一种困扰,卡塔库栗试图忍耐着,结果就是他在这短短时间内‘晕船’了。这让卡塔库栗又开始疑心雷利所说的‘好处’,他冲忙心计划下还表露担忧的佩罗斯佩罗表示没有大碍,转身就朝不占甲板的地方走去。

他推开一扇铁门,看见里头满当当吵嚷的桶时才反应过来这里居然是仓库,吵嚷的声音听得他头疼不已,耐心尽数下降。恰巧一个较大的波浪席卷而过,船身微微一晃,一个貌不惊人的酒桶直接原地倒下,滚到了卡塔库栗脚边。

卡塔库栗心头的无名火突然暴起。

“卡塔库栗弟弟,你还好——”佩罗斯佩罗刚把船上唯二的‘囚犯’给安排在一个无法逃离的房间内,挂念着卡塔库栗的不同寻常便找了回来,刚一过来就看见少年难得暴躁地踩破了一个酒桶,不由得一愣,最后一个字迟迟出口,“吧……嗯?这个是酒桶里的东西?”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卡塔库栗还没道歉,就听见佩罗斯佩罗的疑问。

兄弟两的目光齐齐往碎成一堆碎木与铁圈的破烂堆内看去——

一颗纹有诡异花纹的果实就躺在那里,沉默地现世了。

-.TBC.-

 

备注:

*青年人,你的【舔舔果实】已上线。

*话说是不是该想一下文名了……?

*小剧场——

【几十年后】

看着被妈妈吓到浑身发抖的佩罗斯佩罗,康珀特在一旁思考片刻,想起了惨不忍睹的往事。

决定不去安慰这个混账哥哥,看他作死。

评论(2)
热度(26)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