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脑洞片段

*OOCOOCOOC

 

林宪明头一次从外头看见这家侦探事务所时,便感觉这地方肯定很小。
‘侦探事务所’这样的存在对于这种杀手遍地的地方来讲,总透露着些许天真可笑的感觉,林宪明仰着头看那几个字眼,心思尚在与老东家较劲的方面,要保护谁其实他都不在乎,因此这种感到可笑的心思也跟着一闪而过,随便埋没在心里。
后来他偶尔会跟马场善治抱怨这地方的小,小得一点也不像他在电视上看过的‘普通人’所应该长期居住的地方时,侦探事务所的主人便总是带着随性的语调反驳是这位杀手看得电视剧太过夸张,应该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周围的‘普通人’,并且理所当然地用此借口将今晚的电视节目再度霸占——马场善治所钟爱的棒球节目与林宪明所执着的狗血剧最近被调在同一个时间段,活活增加了两位同圌居人吵嘴的机会。
毕竟总不可能去威胁节目制作方调时间,那就只能跟对方较劲。
林宪明总是在这种时候从内心深处翻出这间侦探事务所带给他的第一印象,并再度肯定了自己作为杀手的敏锐。
其实他们绝大多数时候的吵架都特别不认真,总是过眼就忘。毕竟没人能在窗外照进来的暖暖日光中抗衡美味的拉面与明太子带来的诱圌惑,这也算是马场善治的机灵所现,他总爱在吃饭时间解决这些小事,并且效果鲜明。吵嚷往往会在一声“面已经好了哦——”中停歇,在顺滑的面条与微烫的汤汁中,后续反驳都变得软圌绵而亲昵。
现在这种‘小’的概念又在林宪明的心里浮现。
“你看,早跟你说过……”杀手的目光在床下被打碎的醒酒汤蔓延开的液体上停顿一秒,他见缝插针般地在马场善治的耳边喃喃,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歇,“不换个大点的地方,总是要破坏点东西才能继续。”
马场善治听得迷糊,他趴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内不动弹。林宪明到底看不过去,怕他闷到也没反应,只得把他脑袋给偏到一边,这家伙在先前醉酒挣扎时打碎了备着的醒酒汤,听到有东西碎裂后又立刻安静了。林宪明没明白这是什么道理,但不妨碍杀手在他身上压住,并伸手去盲解开他身上的衬衫,没一会衬衫就被扒下,露出马场善治因常年运动而有些显肉的身材。
当扒下马场善治的裤子时,见到对方四角裤上那满当当的‘必胜’大字时,纵使林宪明清楚今天有这家伙所看好的棒球队的决胜局,为了助威肯定要全身装备一通,但到了这种地步,林宪明再怎么忍也忍不住眼角一抽,心里那点小心思突然少了很多。
“你这混账……!”林宪明几乎咬牙切齿地扒下那层薄而适手的布料,面对马场善治老是气一气都已经成习惯了,因此扒下那条四角裤后,处于上圌位的情况又令林宪明圌心情好了起来,他双圌腿大张地坐在马场善治身上,刻意挑剔地打量着对方的背部,马场善治这个人暂且不提,但职业的特殊性以及常年的棒球运动锻造出的身材倒是令林宪明满意了些,他让顺从心里的想法伸手抚摸马场善治的背部,特意从中间那条危险的脊背缓慢摸上去,身子跟着一点点压下去。
当那只手摸索到脆弱的脖颈时,马场善治终于从醉到昏沉的状态中苏醒了一两分神智,他哼了声,动动身子试图翻个身时才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身上。
“……林林?”能在侦探事务所想到的人除了林宪明外别无二选,马场善治圌下意识哼声发问,随后肩膀上传来的感觉令他又清醒了些,“唔、这是什么情况?”
“你醒了?”林宪明吻着马场善治的肩背,细碎的吻逐渐转移到马场善治的耳边,他也不怕会遭遇到身下人的反抗,直接咬着同圌居人的耳朵,悄声道,“笨蛋只需要躺着就行。”

 

-.END.-

 

备注:

*我爆笑x

热度: 52 评论: 4
评论(4)
热度(52)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