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06

*大妈家过去的事

*主要是长子与卡二的角度

*OOCOOCOOC

 

 

卡塔库栗眉头紧皱,他强忍着耳鸣的感觉,莫名从内心深处翻出这么一句话。

‘人们曾以为世界是死的,因此推崇自己的形象为神明’。

要这么说的话,那么,现在他就经历着世界苏醒的经过——呼吸扭曲成有形的话语,土壤与云都是步伐灵活的巨人。

他被置身于无限狂轰滥炸的境地,无暇去分清那些细节与大致折磨的区别之处,就连微拂过的风都是节奏激烈的战鼓,忍到极致时,满场无形的声波与话语就凝成一条锋利而细长的针,钻在他的耳膜上,疼痛如引线般隔着一层膜穿过了他的大脑,令他骤然眼前一黑,空间感顿时失衡。有什么东西悄悄破茧而出。

少年很想松开手捂住耳朵,但又下意识觉得,这可能没有用处,因此更用力地握紧手中所拥有的东西,仿佛握住了世界的支柱。

不知卡塔库栗此时处境、更无法感同身受的佩罗斯佩罗只能依据这点微弱地、情不自禁地下意识反应来推测一二,即便这样,也足够长子惊得额头冒汗。

但兄弟两人不约而同地试图隐藏这样糟糕的情况,毕竟对面还有个棘手的、在这种海贼并不繁盛的时代内依旧处于众人口中的‘传说’的家伙正不顾他人在场,随便散发着霸气。

真是糟糕透顶了,这样的情况!雷利这家伙,其实是就是在威胁人吧?妈妈那边可不能拖延到‘意外’发生,否则弟弟妹妹们和蛋糕岛就要被妈妈一同毁灭了吧?可罗杰海贼团也不是好惹的……卡塔库栗弟弟明显要承受不住了啊混账!

佩罗斯佩罗表面神情谨慎无比,内里急得满肚子乱转,视线看看卡塔库栗,又看看长面包。

“‘托特兰’的国土?”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佩罗斯佩罗内心埋怨的西尔巴兹.雷利疑惑地从长面包的话里提出重点,“我们海贼团上回抵达这里时,这座岛还没有归为你们海贼团的占据地……你们的据点已经扩张到这种地步了吗?”

“半年前,牛奶岛就已经是‘Big Mom’的地盘了!”长面包没回头看他们,因此也不知道兄弟两的各自苦处,站在那里振振有词,“海贼的野心,可是不会止步的,这点你我应该再清楚不过!”

“这么说来,这些人所说的‘贡品’的说法倒也是能说得通,居然是我这边的不是了。”雷利沉吟片刻,大笑几声,身上的霸气尽数收敛起来,整个人突然变得可亲多了,“抱歉,抱歉,我们只打算登陆到附近岛屿补充些物资,没想到居然毫发无损地闯入了托特兰的领土。”

听到这批牛奶是作为‘贡品’的了,还直接抢?知道这里是那座岛屿,还认为岛上有充足的物资补充?身为副船长还特意要来做这种事……这是故意的吧!这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佩罗斯佩罗面对这种漏洞百出的话实在无话可说,只能暗自提高警戒心。

“……”而卡塔库栗此时所受到的折磨终于告一段落,雷利一消停,他耳边烦不胜烦的轰鸣也瞬间消退许多。少年情不自禁松口气,虽然耳鸣依旧存在,但已经从忍无可忍降低到可以忍受的地步了,他松开佩罗斯佩罗的手,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了。

“别以为笑一笑就可以过去了,按照‘托特兰’的律法,你们已经犯下侵犯边境与染指贡品的重罪!”长面包并没随雷利的意思放松下来。
“我们都是海贼,也要律法这种东西来束缚吗?”雷利无奈地问。

“这里先是国家,然后才是海贼国家,当然,你们也可以海贼式地跑走。”长面包挺胸抬头,骄傲得很,“只要躲得过‘Big Mom’的报复,别忘了,我们可是在同一片海上打拼的,不愁见不到!”

“这倒是不用。”雷利笑着摇摇头,他蹲下身,将被脚边负伤到现在都还没好的船员半背到身上,“罗杰海贼团还没到跟夏洛特家的人交恶的地步……!而且,我这里也有东西可以换来自由通行的身份,跟你们去见夏洛特.玲玲也没问题。。”

“喂喂?搞清楚点,‘冥王’雷利,牛奶都被你们浪费了两桶,到时候要是不够妈妈享用的话,你拿什么都换不来妈妈发狂所带来的损失!”佩罗斯佩罗见地上的牛奶桶与士兵们逐渐恢复神智,立刻仗着身份指挥他们组成新的队伍前往奶皮镇,听到雷利的话,忍不住愤怒地反驳。

“这点的话,你大可放心。”雷利看起来信心颇足,他的视线从佩罗斯佩罗落到卡塔库栗身上,少年的模样令他审视地挑眉,“就是你,伤了我的同伴的吧?”

佩罗斯佩罗下意识上前一步,拦在自家弟弟面前,而卡塔库栗只是看着雷利,板着脸不吭声。

“这回就算了。”雷利笑道,“不过你们可要给他疗伤,你这小子下手可不轻,也不能白白便宜你小子得到好处。”

长面包与佩罗斯佩罗闻言异口同声:“什么?!”

抢人东西还要求疗伤?蹬鼻子上脸了??!

‘好处’?

卡塔库栗还没来得及问,就在一阵耳鸣中听见属于电话虫的噗噜噗噜声,他看见佩罗斯佩罗大哥拿出放在怀内的家庭专用电话虫,拿起接听筒接上通话,才刚发出一个音,海贼女王那足以成为声波攻击的怒吼声就挤出可怜的接听筒摧残着在场所有生物与非生物的感观接收,甚至因为太大声了,都听不出是个什么玩意。

唯有卡塔库栗,因为刚接受过摧残,所以显得十分适应。

“哇、哇……!”距离最近的佩罗斯佩罗缓过神时拍拍耳朵,他都快怀疑接听筒已经爆掉了,虽然听不出话,但声线还是熟悉得可怕。

“这个声音是……”长面包显然听出来了。

长子咽了咽口水,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千万别是妈妈,冲联络那头道:“喂,这里是你们的佩罗斯哥哥,用电话虫打过来的是谁?”

“是我,佩罗斯大哥,康珀特!”康珀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喘,她带来了最不好的消息,“妈妈的病又发作了……!你们什么时候能赶回来?”

 

-.TBC.-

 

备注:

*我保证,最多再来两次,就能回归夏洛特家的日常成长。

评论(2)
热度(2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