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04

*大妈家过去的事

*主要是长子与卡二的角度

*OOCOOCOOC

 

那东西很快就由长子命人打捞上来。

“这是什么?酒桶?”

“从哪漂来的?”

“谁知道啊?”

“里面是什么?美酒吗?”

“是财宝什么的也说不准!”

富有好奇心的手下们站在长子身后不敢越界,嘀嘀咕咕的低语汇在一起也是不小的声音,他们看着佩罗斯佩罗脸色突然变得正经严肃,众手下先是心里一惊,紧接着这位身材削瘦的青年围着酒桶转悠两圈,刻意、缓慢又复有某种节奏感的脚步声像是漫出了一种不可言的气氛,令所有不规矩的嘀咕声逐渐减弱,他们有种正被上头严厉训斥地莫名心虚感。没几秒后,这群人通通闭上了嘴。

甲板上一时间鸦雀无声,船却还在继续前进。

“嗯——”佩罗斯佩罗这才算满意地点点头,他低头有些挑剔地审视几眼酒桶,招手让一个人上前,“把这东西搬到仓库去。”

“佩罗斯大哥。”卡塔库栗在酒桶被打捞上时便让航海士重回原位,自己从二层直接跳下——发现次子走过来的手下们立刻分开一条道供他路过,他看了眼酒桶,又见周围人好奇却憋得无法说出口的神情,干脆由自己发问,“这里面藏着什么?不现在打开看看么?”

“现在可不行,我亲爱的弟弟。”佩罗斯佩罗一见发问的是卡塔库栗,神情立刻缓和下来——换个人来肯定得挨顿嘲讽,他一脚踩住酒桶,道,“我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去立刻征收那些牛奶,不是吗?为此必须快速抵达牛奶岛——一时的好奇心很可能会误了大事,我猜,应该没人会想品尝妈妈的愤怒吧?那可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是的……应该没人想这样。”卡塔库栗说着瞥眼这群生性粗鲁冲动的家伙,轻轻松出一口气,应和着长子的话。

终于想起海贼女王恐怖之处的手下们纷纷清醒过来,这次不用长子隐晦而强硬的提醒,一个个慌忙赶至自己的岗位尽心尽力。佩罗斯佩罗轻哼一声,一脚将酒桶踢翻,有两个干杂物的顶着长子投过来的目光的压力上前,将酒桶两头搬起,给运了下去。

“嗯?”佩罗斯佩罗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微抬起踢到酒桶的那只脚,前后一甩,心里回想下方才踢到的感觉,又抬头看向酒桶离开的方向。

“怎么了?佩罗斯哥哥?那个酒桶有什么问题吗?”卡塔库栗注意到这点,问道。

“……应该是我的错觉,总感觉那个桶的质感踢起来不太对,里面装的应该不是液体。”佩罗斯佩罗舔舔唇,这种事远没目前的任务重要,他在意了片刻便不当回事,“反正那种东西也不会跑,等解决完目前的事,回到蛋糕岛上再打开看看,也不迟——现在的航向如何?”

后面的话是冲航海士询问的,卡塔库栗没有回答。

“是、是……!现在船只正以八点钟方向往牛奶岛驶去,目前为顺风航行,风向稳定,预计抵达牛奶岛的时间会比往常来的短,佩罗斯佩罗大人!”航海士立刻报告。

“很好,就这样,保持现状!”佩罗斯佩罗满意地点头。

正如航海士所言,在顺风条件下,这支船队的航程比平日要缩短了四分之一——他们在出发的一个半小时后在牛奶岛的海域范围外一分为二,长子与次子带领着五艘船前往牛奶岛。

“嗯……到这里应该可以了。”佩罗斯佩罗站在甲板最前处,迎着海风出神了会,当牛奶岛逐渐在海平面那端出现时,他突然对卡塔库栗道,“小卡塔~用电话虫联系岛上的负责人。”

卡塔库栗冷不丁听到这称呼,脸色当即变得一言难尽,他憋着话,先是命人端上电话虫,然后才问自己的哥哥:“那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佩罗斯大哥。”

“偶尔试试不同的称呼也是不错的嘛,卡塔库栗弟弟——!”佩罗斯佩罗知道自己腻到对方了,立刻好好地换回正常称呼,说着伸出一个手指头摆了摆,道,“其实康珀特偶尔会在私底下这么称呼你,这就跟你们喊我佩罗斯哥哥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多可爱的昵称~”

卡塔库栗:“……”

他就差把‘你们私底下就这么闲?’这几个大字印在脑门上给自己亲爱的哥哥看了。

好在这时手下拿着一个纯白的电话虫上前,打断了次子的心绪,卡塔库栗心情糟糕地拿起话筒——这类电话虫是专门单向联络的,他不需要拨号,信号直接连接上牛奶岛的奶皮镇镇长:“这里是来自蛋糕岛的船只,我是卡塔库栗,岛上的牛奶都收集好了吗?”

“卡塔库栗大人!贵安!那个,牛奶岛上的纯牛奶大体上都收集完毕。”电话那头的联络员声音战战兢兢的。

“大体上?”卡塔库栗听出对方话里的不对劲,私人情绪尽数收敛,他看了眼佩罗斯佩罗,追问道,“岛上的每一处征收点都已经运来牛奶了?”

“这个……其实……”联络员支支吾吾一会,才慌张道,“其他地方都已经运来冰窖内所有的牛奶,只有最西边村落迟迟未抵达,可那边的人昨日已呈上护送队伍出发的报告。”

“半路上消失了?”卡塔库栗皱眉,他又听了会,看佩罗斯佩罗用询问性质的目光看自己,复述道,“有一批牛奶没有送达,看情况是在半路上失踪的,已经派人前去接应,现在还无法确认能否上缴。”

“嗯?”佩罗斯佩罗眉头一挑,“这可是三天前就通知他们的消息……时间可不等人,要是在我们抵达岛上前,还磨蹭着没有凑齐的话,就视作对妈妈的怠慢,让他们自己思考后果。”

卡塔库栗冲电话那头复述了一遍,随即挂上电话。

“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会有差错吗?”佩罗斯佩罗摇摇头,对这群人的效率无语至极,他看向愈发近的岛屿,“这也是为他们好!——亲爱的卡塔库栗弟弟,你不生气了?”

卡塔库栗:“……!”

 

那头的联络员还举着听话筒没回神,怔怔地看着电话虫进入休眠的模样。

“怎么样?大人们怎么说?”六头身的奶皮镇镇长在他旁边一脸焦急地搓手。

“大、大人们说……”联络员艰难地咽咽口水,颤抖道,“如果他们抵达岛屿时,贡品没有达到上次的数量的话,就……就将视作对妈妈的怠慢。”

“哈?!!!”镇长目瞪口呆,“可我们还差最西边的牛奶才能达到上次的数量啊!这该怎么办?!”

“我怎么会知道这种问题啦,镇长!”联络员崩溃道。

这间房子外头是排满了一广场的活木桶,它们个个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此时正挤挤攘攘地乐作一团,液体晃动的声音不断响起,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上前抱住它们,即便被木桶表面冰到,也依旧好奇地听着里头的响声,没听到几下,就被紧张的家长给拖到一旁教训。

“不行,不能让‘那件事’再次在这座岛上发生。”将外头景象尽收眼底的镇长握紧了拳,他刚想喊士兵加大力度地去搜寻,就看见第一波去寻找的士兵长冲进了屋子。

“镇长!不好了!!”士兵长看上去没有什么损伤,只是整个人跑得太厉害,他边喘气边哆嗦着手指着门外道,“来、来、来……”

“什么来?牛奶已经抵达了吗?!”镇长期盼地问。

“不……不……咳咳!”士兵长好不容易喘过气,惊慌报告,“镇长!有一群不明海贼不知道什么时候登陆的!把牛奶护送队给打劫了!!我们完全不是对手,我跑过来时,牛奶已经被他们喝掉一桶了!”

“什么?!!!!”

 

与此同时,蛋糕岛的甜蜜都市——

所有的孩子们因夏洛特.玲玲不便看照的缘故,全都集中在新生儿的小婴儿房。女生们在看顾着小克力架,男生们自觉去玩具堆那边待着。

小欧佩拉摸了摸肚子,问道:“什么时候开始下午茶啊?欧佩拉已经饿了!”

他的四个同胞兄弟人手抓着一个玩偶,跟着附和。

大福正与小欧文商量着什么,闻言头也不回地反驳道:“现在还没到时候呢。”

“已经到了!”小欧佩拉瞪大眼睛。

“哪里到了,分明还有一小时。”小欧文以防万一,抬头看了看甜甜圈外型的时钟,嗤笑道,“再说,今天有没有下午茶都不一定。”

“可是欧佩拉已经饿了!”小欧佩拉瘪瘪嘴,控诉道,“康特、卡丹茨、卡瓦莱特、加拉也都饿了!”

小欧文啧了声,他斜眼睨着剩下四个准备跟着附和的弟弟们,道:“你们饿了?”

收到眼神威胁的四个小孩全身一抖,齐齐摇头以示不敢饿。

“那就等着,也别去打扰康珀特她们!尤其是你,欧佩拉,不准哭!”大福跟着威胁,“谁让克力架哭了,谁就准备去换克力架的尿布吧!”

这一威胁实在强有力又带有噩梦般的味道,就连蠢蠢欲动的小欧佩拉都委屈地闭上了嘴。

“我们说到哪了来着?”大福转眼忘了刚才要继续的话。

“你这么一说,我也忘了……是妈妈的那个症状,还是为什么二哥这次能跟佩罗斯哥哥出去?”小欧文被这么一问,也是懵了。

“……好像都有?”

“……”

兄弟二人对脸懵逼。

 

备注:

*03那发现开头有点逻辑不对,已改,此时的大妈刚生完,还没怀下一胎呢。

*发现比较尴尬的一点是,除非尾田不怕读者抗议,否则佩罗斯佩罗与卡塔库栗最多差四岁……这里私设再加上五岁,否则逻辑会撞,咳,对不住大妈……【心虚】

*此时的大妈三十几岁,卡塔库栗十几出头,佩罗斯佩罗二十出头。

评论(6)
热度(19)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