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02

*大妈家过去的事

*主要是长子与卡二的角度

*OOCOOCOOC

 

卡塔库栗是朝背离着他的方向偏过去的脑袋,这动作是下意识的细节反应,有点隐藏自己嘴巴缺陷的意图。

他突然又在意起自己的嘴了。

佩罗斯佩罗看在眼里,没漏过这一点——其实他就是见卡塔库栗与平日上船后的样子有点不一样,才会难得凑过来给他讲些事。

虽然后天因素对一个人的塑造占很大成分,但有很多例子都表明,人生来本就不同。有人天生善良,身陷黑暗内也能保持柔软的心;有人天生狡诈,再美好的环境也唯恐天下不乱。

而卡塔库栗……

佩罗斯佩罗闲暇时曾随意想过,认为自己这个弟弟大概就是那种生来就具有强烈责任感的人吧。

毕竟这小子从婴儿时期就开始试图保护着自己的弟弟,长大一点后更是本性不改,整天只知道在比试以外的地方让着大福与欧文,对于新出生的弟弟妹妹们也永远倍加呵护。当初连妈妈都认为卡塔库栗只是一时兴起,结果他却‘兴起’得始终如一,并且做事从小比某些大人还要稳重——这也是卡塔库栗能比大福与欧文先一步得到跟长子一同出海许可的原因,令佩罗斯佩罗都偶尔觉得,自己有些不够尽当哥哥的职。

真是令人没办法不管啊……

佩罗斯佩罗在心里半真半假地叹气给自己看,他将坐姿换成与卡塔库栗一样的伸直双腿,尽管卡塔库栗是位还未长开便具有一双初见风采的大长腿的少年,但就目前而言,在腿的长度上,他还是要吃年龄不够的亏——他站起来比,也才到佩罗斯佩罗的肩而已。

这一举动成功吸引到卡塔库栗的注意力,原先察觉到自己心思、立刻将目光放在大海上的少年,心有灵犀般看向自己唯一的哥哥。

他们坐在船尾最边缘的高处,前面是一扇连同船舱的小门,背后便是无边无际的大海——这艘船在十分钟前就已经启航,出发的起点蛋糕岛在逐渐成为海平面上的一个小点。

“卡塔库栗,这里不是船头,没有什么东西偷听。”佩罗斯佩罗抬手按住被海风吹得微微松脱的帽子,看了眼那扇门,确定那东西没有被妈妈注入灵魂后,开始进入正题,“你去看克力架时候,是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任何事发生,佩罗斯大哥。”卡塔库栗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这可不像是没事,我亲爱的卡塔库栗弟弟。”佩罗斯佩罗腔调刻意道,见卡塔库栗坚持同一个答案的态度,当即拉下脸色。可少年还是不怕,长子不由得在心里哀叹一下自己的威信,继而重整旗鼓地回想可能会发生的事,没一会,他试探性地问,“你是不是把克力架吓哭了?”

“没有。”卡塔库栗说着话头一顿,显然与佩罗斯佩罗想起了同一件事,“……我很注意,没有在克力架面前说话。”

——但看起来,卡塔库栗就是在在意这个。

无论是佩罗斯佩罗还是卡塔库栗,他们对于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其实都是同样的宠爱。只是佩罗斯佩罗常年帮妈妈忙前忙后,不怎么能出现与弟弟妹妹们多见面,因此卡塔库栗就成了宠让弟弟妹妹的头号人物,佩罗斯佩罗基于这点便对卡塔库栗多有几分态度上的不同。除此之外,在他们眼里,妹妹们自然要比弟弟们更要小心几分,更别说现在妹妹们比弟弟们要少得多。

继他们之后的长女康珀特的出生曾令几个男孩子都万分谨慎,卡塔库栗自然又是首当其冲,但这样的冲劲在第三位妹妹出生时曾被无情地打断了。

原因无他,卡塔库栗在刚出生的三女面前露出了笑容,咧开的嘴角与正面看去一分为二的面容直接把还是小婴儿的三女吓得大哭出声,止都止不住。

这次事件性质很严重,不仅是对卡塔库栗本身的打击——甚至令他开始不让自己原本就稀少的笑容露出来,而之前在佩罗斯佩罗的劝解下才放过次子外形问题的夏洛特.玲玲,也开始再一次审视起自己的孩子。

“以前不是也有城镇里的孩子嘲笑你吗?”佩罗斯佩罗道,“你那时候都没反应,士兵抓住那些孩子都被你放走了,怎么把那件事一直惦记着?”

“……”卡塔库栗沉默几秒,道,“那些小孩再怎么嘲笑我,都打不过我,他们的嘲笑起源于对我的恐惧与自身的软弱,跟他们较真,除了增加恐惧外没有任何意义,但弟弟妹妹们不一样。”

“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卡塔库栗看了看自己双手的掌心纹理,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总结自己心里的感觉,干脆就此跳过,“我没有特别在意,佩罗斯大哥,只是在看见克力架时突然有那么点想法,过会就好了。”

佩罗斯佩罗看着卡塔库栗——少年的眼里有迷茫,却没有更深层的彷徨无措,这代表他知道自己的抉择与迷茫,但他在没有方向的同时也坚信着自己能走出来。

卡塔库栗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十分单方面付出,心里的责任感沉甸甸地压在少年天然的渴望上头,以至于偶尔忍不住冒出的对家人的需求都显得无理取闹。

——不就是想耍会性子吗?他这个当哥哥的就在面前啊!

“那好吧。”佩罗斯佩罗在揭穿与让卡塔库栗自己走出来之间犹豫几下,选择了更为尊重对方的后者,但不意味着他会放弃给亲爱的弟弟一点特殊的小秘密来稳固安全感,“如果这是你发自本心的选择,我理解你,不过,在这艘船抵达巡逻范围前,你想不想知道身为哥哥的我的一个秘密?”

“秘密?”卡塔库栗皱了皱眉。

“别这样,别这样,卡塔库栗,是个人都有小秘密的,你以后也一样。”佩罗斯佩罗笑得神秘极了,他变魔术般地从袖口内摸出一把糖豆子塞进卡塔库栗手中,“你和大福他们不都想知道我——你们的佩罗斯大哥身上究竟为什么一直都能随时摸出糖豆子吗?”

“想知道就跟过来。”没等卡塔库栗回答,佩罗斯佩罗就率先跳下高处。

“……”想嘴硬自己并不想知道、想知道的只有大福和欧文的次子将一把糖豆子尽数倒进嘴里吃完,鉴于嘴里的甜味泛滥,只好跟着跳下去。

-.TBC.-

 

备注:

*此时的佩罗斯佩罗还没吃到舔舔果实!果实会在下一次登场,当当当~

*得到了舔舔果实后的佩罗斯大哥无人能敌……在糖豆子方面x

*努力想写出卡二过滤了长子身上的不靠谱话痨与幽默,被长子的其他方面影响到了的效果qwq果然还是不行……

评论(8)
热度(37)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