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其实还是算复健,时间各种不够qwq

*基拉生日快乐~~~~

*OOCOOCOOC

 

 

 

-新世界.某处-

 

足有四五个成年人高的巨型岩石因利刃高速切割表面而过的线开始延伸裂缝,没几秒后便在周遭围观者的目光下彻底四分五裂,重物坠地的声响震得众人耳膜发疼。

一个新加入海贼团的新人小伙靠得太近,被石块坠落扬起的灰尘迷了眼,他惯性地低声骂了句粗口,一手捂着一侧的耳朵,另一手空出来揉眼,才往后退了两步,后背就撞到了原本走上前的人,他刚转身困难地睁开一只眼,还没来得及问候对方祖宗,通红的眼就对上宛如丧尸般的男人的目光。

“啊……十分抱歉……!希特大人!”那非人的外表显得目光格外阴沉凶狠,吓得新人一个激灵,原本的话彻底咽回胃里,砸得他意识清楚了,腿却瞬间软下,连忙哆哆嗦嗦地告罪。

希特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那副看谁谁死的神情沉默地看着小伙子,围观的同期新人们见势不妙立刻退散,没有外援的新人想起先前加入基德海贼团时听见的那些传闻,当时觉得多有挑战性,现在就有多绝望。

就在他做好要被收拾一顿的心理准备时,救他一命的声音伴随着机动的嗡嗡声从身后传来——

“希特,别吓新人玩了。”带着蓝白面具、身材高大魁梧的金发男人摆弄两下手中握柄奇异的镰刀,发动装置的暂停让镰刀逐渐停止运转,露出两柄镰刀的原身,闪过寒光的刀刃锋利十足。

他看上去凶煞,其实却是在基德海贼团内意外地有点耐心的人,他像模像样地阻止希特,又摆摆手,示意小伙子赶紧去一边。

新人又被其扬手间镰刀的靠近给惊吓到,滚得干脆利落,中途摔了一跤也不能阻挡他旺盛的求生欲。

希特看了眼新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注意力放回到金发男人以及他的镰刀上——跟对方说的一样,他本来就只是随便吓唬人玩的,吓唬完了,就关注正经事:“基拉,加强版的镰刀效果如何?这样的机动力你能控制住?”

“还可以,提升不少,就是使用起来还有点生疏。”基拉耍耍样子地一挥镰刀,苦练出的发达肌肉令他握刀的力道是十足的稳,面具下的神情谁也不知道是怎样的,“装置还要再调整下细节,刚才那样的机动性,武器本身都有点承受不住。”

“嘛,这也是难免。”希特声音沙哑道,他摸摸喉咙处的皮肤,“没有什么事是一次就能成功的,但就目前来看,加强肌肉力量的效果似乎不错?”

“的确不错,不如说,效果还挺出人意料的。”基拉脑海内浮现出某个傻子这一年半间对他的体型变化从震惊到动摇到重新坚定下来的过程,说出的话颇有一语双关的意思。

但对基拉的私生活不知情的希特完全没听出来,他反而有点懵,但太过纠结字面意思反而无趣,因此很快就绕过这个坎。他命人清理面前空地上的碎石堆,自己则跟着基拉一前一后走进据点内部:“对了,基德老大已经同意你的外出申请,并让你出去多浪会。”

“他是不想多听我唠叨,原话肯定不是这样吧。”基拉笃定道。

“……你赢了,老大的原话是‘滚远点,别过来唠唠叨叨!’。”希特举举双手以示投降,无奈道。

“真是任性的船长啊。”基拉都能脑补出基德说这话的语气,他开玩笑般感叹,却突然沉默了下,接着问,“基德没有其他的话了?”

希特与基拉……面具上的各个小孔挨个相觑,不明所以地摇头。

“……”

基拉摸了摸下巴处刚长出的那一簇毛——这是他一个月前脑袋一个短路下决定攒起来的目前成果。

他自觉自己实在不方便涉及基德的感情问题,尽管他们好到曾经可以公然地共同追求一个对象,可那毕竟是还没有船长与船员之分的以前,再胡闹的你我不分,放在现在也该分明界限点,更何况现在他们的对象已经不是同一个人,却又是同一条船的。

但话又说回来,以他对基德的了解,如果不帮目前处于冷战间的船长稍点什么话,回来时肯定有得被闹。

——为什么明明是他去赴会,却要给基德操这么多心?

基拉思及此处,无语了片刻,还是向希特问了基德目前的所在位置,随后跟希特在一个拐弯处分开。

节奏感极强的摇滚音乐隔着门都能听到一耳朵,基拉走到一半便被音乐声拐到船长基德专属的音乐室——忠诚的副手下手粗鲁地拍拍门,用力图盖过这破摇滚乐的声音吼道:“基德!”

他正巧在一个节奏微弱的音拍时吼,一次奏效,里头的音乐没停,但声却被里头的人调小了许多。

“——基拉!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过来唠唠叨叨了?!!!”基德隔着门,跟着音乐声踩节奏,抖着脚回骂。

基拉没在这时候惯着他——有些话是必须要狠下心的,于是船长与副手配合着摇滚,隔着门吵得热火朝天。

“那你到底要不要带个话?!”

“让特拉法尔加哪凉快待哪!”

“你确定要带这句?”

“这像是要带的吗?!!啊?!!!”

“我真是——你不说我可就真要走了,基德!”

“回来!”

“快说!”

“告诉特拉法尔加!让他多吃点药治治脑子吧!那个脑子进水的混账!”

“……”这更不像要带的啊!

“对了,那个日子你既然要出去过。”一首摇滚乐已经过去,基德突然语气好了很多,“那就去厨房吃一顿,我让后厨那群家伙备好了东西!”

基拉将信将疑,待他嘱咐基德多试试假肢、被基德立刻嫌麻烦地赶走后抽空去厨房一看,气得他直接摔碗,扭头就去乘船,离开了这个秘密据点。

——淦,咖喱乌冬面!!!

 

 

-半个月后,象岛-

 

行走于海面上的巨象腿边,一群穿着统一工作服的人站在黄色的潜水艇上张望,过了老半天,总算由贝波架着望远镜等到了独自归来的小船。

“啊,回来了!”贝波毛茸茸的爪子指着那方向,冲船上所有人道,“佩金回来了!”

“什么?”

“总算回来了?”

佩金顺着生命纸的指引,驾着船独自在海上行驶了五天五夜,这时看见熟悉的潜水艇上一堆人激动地朝他挥手,还颇为自我感觉良好地感动了一回这伟大的革命友情,他同样激动地回挥过去,待到真正靠近又上了船时,被同伴们怀以极热烈的‘革命友情’狠狠问候一通。

“你行的啊,这么久才回来!”

“我这不是拼命赶回来了嘛夏其……”

“当初给你修好小船时候说保证快去快回呢?!”

“这个,贝波,我中间遇到了点意外,还好有你的生命纸呢!”

“船长等你等得拖了半天的航程,你也好意思!”

“好好好,一角姐别冲动,我反省,我反省。”

难得入团的女孩子在船上地位总是隐约超然的,夏其等男人们在那边掐一团掐了半天,还是由一角出马,立刻让人乖乖服帖。

“你反省什么?看你这样怕不是嘚瑟过头。”夏其嫌弃地指指佩金脸上止不住的笑——方才全程他都是保持这样的笑容面对等候多时的伙伴们的质问,身为个单身狗的他感觉佩金这种脱团狗自带的恶意实在太大,简直臭不要脸,一时间愤慨至极。

佩金刚下船,特拉法尔加.罗后脚便上了小船——这是潜水艇内自带的唯一一艘外出采购船,佩金一带走,罗就只能等他回来再说。

而且这次分别的意义有些不同,也许他们会迎来人生中最长久的分离,因此罗也不打算在缺员的情况下自行走人。

贝波跟佩金怼完一句话后就发现罗自己上了船,它心里一慌,立刻迈着小步伐跟了罗上去。白熊在这几天玻璃心碎了又好,好了又碎,好是因为终于回到了故土,碎是因为他还没决定是留是走,罗就单方面宣布把它与其他人都留在了象岛,还与岛上的同族们打好了招呼。

“船长,呜呜呜……”

罗这一次任由贝波蹭个够,他摸了摸贝波的脑袋,手底下的触感让他一时间也有点难以放开,他一边安抚着开始掉眼泪的贝波一边看着被夏其拖到潜水艇边缘‘示众晒狗’的佩金,慢悠悠地问道:“佩金,我的话你带到了吧?”

“……”佩金回来后就一直如沐春风的脱狗脸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彻底破功,他内心幻想了下船长基德听到基拉说那句话时的反应,还没来得及呵呵,就想到自己也肩负了项任务,只得点点头,头上的小企鹅跟着前后一晃,“我已经带给了基拉,相信船长基德很快就能收到……以及,船长,基德也有话给你。”

“那就不用说了。”罗松开贝波,将贝波拽着自己衣角的爪子扒开,让贝波回到船上,“尤斯塔斯当家能说出口的,肯定不是什么耐听的话。”

佩金闻言一摊手——基拉是于他心里的情人不假,但基德于他而言没有罗重要。罗既然拒绝,他也就从善如流地把那脏话对折对折扔到心里的角落去了。

这边在进行与平日有些意义不同的离别,而基德的秘密据点那边早已炸翻了天。

 

-.END.-

 

 

备注:

*时间不够就写到这,我知道重点全没x

*罗让佩金带过去的话其实是分手x基德也就没急着去追问,他默认了嘿。

*时间线是一年半后不是两年后,私设是罗已经暗中查到了冰火岛的异常,因此做出最后的安排。

*两人分别靠着生命纸回去的,而碰面的岛是一个专供海贼私下玩乐的岛屿,有特殊的指针指引着,他们人手一份。

热度: 7 评论: 6
评论(6)
热度(7)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