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扔一个去年码的坑

*当然我还是没续,是大赛初期的事【。】

*红绿灯组,祖玛相关

*OOCOOCOOC

 

在神明的期待下诞生于此的末裔,
在第二日迎来生圌母被绞死的日子。
肮脏的女人,肮脏的女人。
用污秽的鲜血为这一切带来灾难,
也毁了自己的孩子!


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她那身为战俘的生圌母,在绞刑台上用自身的血肉灵魂祭祀上天,所造就出的与她被强行所赐予阿兹特克王姓名一样受召唤降临的怪物,强加于印加王族末裔的异族保护神。
是将因蒂驱赶、将伊拉普吞噬殆尽,维拉科查亦因此消失无踪的怪物。
是印加的灾难。
[你的能力已确认……]
蒙特祖玛被单调的机械音惊神而醒,她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突然浮现出在阿兹特克遗址的壁画上见过的、如噩梦般的绿羽长蛇身影,造型夸张的头盔将她惊疑的神情掩藏地很好,无依无靠的少女盯着眼前过于现代化的机械,垂在身体双侧的手忍不住握紧,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尊敬的参赛选手——蒙特祖玛,系统赋予您的技能[羽蛇]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听到羽蛇二字时,蒙特祖玛忍不住后退两步。
在连续不断翻涌叠起的选择牌内应声射圌出一道光停在蒙特祖玛面前,少女抬手虚挡下刺眼的光芒,眯起眼睛去窥探光内的物品。
那是与她家乡惯用的标枪相类似的武器——材质看上去比铜要柔软些许,形态有些狰狞的尖利剑齿顺着剑身往两边叉开,不明缘由的机械纹路也由剑齿延伸的方向顺着分散开。
这样一柄略微异类的“格斗用标枪”正悬浮在她面前。
尽管枪柄被很好很细致地包裹住一层保护,但祖玛还是不想去碰。
事实上少女此刻满心的愤怒与些许惊恐已经快压抑不下去了,自小因阿兹特克的姓名与羽蛇这二字而受到的质疑与歧视,绝对足够让这位印加王族末裔将这个词汇纳入敏感词,一听就炸的那种。
因为是生圌母用性命强加而来的神灵保护,所以她无论怎么想挣脱开这层导致印加最终灾难的命运束缚,都无以为继。
现在看来,她与“羽蛇”的关系不会随着离开印加而减弱,反而要更进一层了。
正由于这一点,直至武器上覆盖的光芒彻底消融,少女依旧愤怒到身子细微颤抖,她迟迟不想、亦不敢去触碰那柄“羽蛇”。

历届凹凸大赛参赛者众多,皆来自不同星球,出现再怎样行圌事奇葩的家伙基本都不足为奇。
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大赛所赋予的“原力技能”绝对是最适合每个人的,这一点无论谁都在大赛介绍里头看见过,即便一开始有部分选手用不惯,但到后面自然会慢慢探索处属于自己的道路。
因此一位近日排名猛烈上涨至前百的选手竟然连一点动用自己的原力技能的意思都没有,整日手上拿着木头削的矛动手,那柄所属武装原力的技能反而当宝似得背在身后一点不动,那可就怪异得足够令人心生兴趣。
雷德就是心生兴趣的那个人——他已经暗中跟踪观察对方好几天了。
他也没办法,他的老大平日就不怎么理他,总是瞧他一人单口相声个够,更要命的是,最近他老大还找到个新乐子,执着找对方干架,更是将他这手下忘到天边去。
他有时候不小心丢了老大,就在竞技场打个痛快,只是这回老大玩得未免太久,他也在竞技场待腻了,干脆跑狩猎区来溜达一下。
“真没想到,还能瞧到个惊喜……”雷德接着树丛的遮掩躲在自认为安全的角落窥探,他跟老头子似得盘着腿坐地,还伸出一只手摸着下巴,仔细观摩外头空地上的战斗,全然没在意到这个树丛实在不够高,已经露出他头上一对装饰的尖角和高马尾的现状。
被雷德跟踪的那位选手——少女蒙特祖玛正抱着怀里的木矛,一个连串利索的急转迂回矮身滑地,与双生雄蛇的攻击而来尾巴险之又险地相擦而过,她与这个怪物先前周旋好一会,才找准这个时机险之又险地来到双生雄蛇身后,只见她停都没停,起身便借由这个森林的自然场地限制,一个高跳跳到一棵树的粗大枝干上。
这条双生雄蛇的身子委实过于庞大,它是被蒙特祖玛从前面的沙地区给引诱到这的,这些树太小,它爬不了,只会增添不少阻碍。怪物连撞几次树干,都没找到激怒自己的那个‘小虫子’,而这片地方又被雨后的湿圌润气息给埋得干净,它甩甩形貌狰狞的脑袋,嘶声作响盘起身子,粗大的尾巴危险地在地面扫来扫去。
而蒙特祖玛屏住气,安静地藏匿在高处的树上等待机会,少女将怀中抱着的木矛反单手握紧,感受到与肌肤相贴的矛身的粗糙质感,双眼紧盯着那条蛇的一举一动。
很快那条蛇就能摆脱湿圌润气息带来的迷惑,而她在小心谨慎地等待一个时机,体内的血肉都在压抑着沸腾。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就连蒙特祖玛都一时忘记的、跟踪了她好几天的、藏在树丛内的雷德。
好吧,其实雷德早就后悔选这么个糟心地方了,他在蒙特祖玛跳上树时就整个人一顿,看着那条覆满鳞片、离他越甩越近的大尾巴,整个人动也不动,心里诸多心事转向,一开始甚至是打算硬抗下来的。
但没听说过谁会闲的没事被巨大蛇尾戳一通的,太丢脸。
于是雷德在被蛇尾连枝带叶地扫过来时,果断一个翻身,咕噜噜地躲开——也向双生雄蛇暴露了目标。
双生雄蛇立马大脑袋转向,原先缓慢盘旋的身体立即以极快速度移动起来,而高处已经举起木矛打算下手的蒙特祖玛见状,忍不住在心里骂上声。她不得不收势,接着隐蔽在原处,看着那条巨蛇张口露出一口獠牙,蛇身起起伏伏地追着底下那家伙作势要咬。
蒙特祖玛本不打算理这人的,任谁对莫名其妙跟踪自己好几天的家伙都没什么好心态,她只是烦恼该怎么重新一击把这蛇毙掉,没想到底下的雷德竟然主动呼救。
“藏在那的妹子诶!我还不想被蛇咬一口啊!!帮个忙啊!!”雷德跑得十分捉急,双生雄蛇这一路绕圈跑几乎打落无数土石树木,他从平地跑到障碍物跑到现在躲避跑,甚至有时候还要机智地找准时机,在蛇盘旋的身子缝隙里头绕,干脆抬头就是喊。
神啊!虽然他是改造人,但身子一部分、甚至是整个内部的代谢循环还是极似于人类生理系统的,这蛇的毒性万一能顺势麻痹掉他的中枢系统,他可就麻烦了!
“……”蒙特祖玛不吭声,但她已经重新摆出发动攻击的起手式,眼珠子紧盯着那条蛇转。
“哎呦!”雷德干脆在双生雄蛇的蛇身上穿过来滑过去,怎奈这蛇的柔韧性太过逆天,眼见在空地上要自个窝成一个团了,愣是没照雷德所愿打成毛线结,他一边头疼一边喊,“妹子诶!”
蒙特祖玛差点想不管这人,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执着还是没让她选择这个打算,她稳住下盘,集中注意力,几乎是靠自身卓越的动态视力跟着蛇转,就在蛇追着雷德缓向西北方时,她又是一脚踩树枝,悍然跃起,持着木矛朝蛇的七寸处狠打下来。
在雷德被双生雄蛇一个探头给咬住的瞬间,木矛带着凌厉的气势狠狠穿透坚硬的鳞片,噗地一下,准确又凶狠地深入双生雄蛇的七寸处,一股内劲借由木矛本身打进蛇身,一下子震碎其心脏。
原本咬到猎物的双生雄蛇顿时一僵,但它还未想到等待它的死亡刑罚不仅仅是这些,它的心脏被震碎后所得来的这一秒延缓,直接导致它的口腔内也传来一声爆炸。
紧接着整颗蛇头血肉横飞地炸裂开,蛇身在原地晃悠两秒,喷着血雨缓缓倒下。
蒙特祖玛站在蛇身上,握住一大半都深入进蛇身内的木矛稳住身子,略带惊讶地仰头看着只维持住几秒的血雨,继而目光转向坐在血泊内的雷德。
雷德拍拍身子,将自个浑身上下检查一遍,确认没有被毒素侵染,顿时松口气:“呼~还以为这回要死了呢!”
【选手[蒙特祖玛]越级斩杀双生雄蛇,获得积分2000】
不知从哪冒出的裁判球在血泊内打着转地滴滴滴提示,蒙特祖玛正巧听见了,少女沉默一会,双手松开,放弃拔圌出那柄木矛,从双生雄蛇的死尸上一跃而下。

雷德检查完毕后,便拍拍身上的脏东西站起——他身上的布料材质有些特殊,无论刚才沾染了多少草末血灰,只消得轻轻一拂过,所有痕迹都消失无踪,他抬头,刚想看在场的另一位选手有没有趁机跑路,却看见对方已经主动走过来。

 

-.TBC.-

 

备注:

魁札尔科亚特尔——来源阿兹特克语

因蒂——印加太阳神

伊拉普——印加雨神

维拉科查——印加造物神

*“格斗用标枪”——印加武器类型之一,为用双手所持的木质格斗用标枪,边缘呈锯齿状

*私设一堆堆,历史上阿兹特克与印加有一段同时存在的短暂光阴,在这里就采用了emmmm让我回想下剩下的私设,祖玛要加入红绿灯得先解开心结

热度: 21 评论: 1
评论(1)
热度(2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