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脑洞片段
*如果卡米尔和雷狮在雷狮成为海盗后才相遇后的入团可能性。
*OOCOOCOOC



在这艘载着普通平民的飞船离目的地尚有两个航行日距离时,一艘海盗船从附近的行星带掩护下气势汹汹地窜出,彼此交锋没几个回合,没有多少武器装备的飞船成了海盗的囊中之物。
卡米尔缓慢地移动到人群的最后方——飞船上的所有乘客都被海盗占据的广播系统广而告之地胁迫到一间已经空荡的仓库内,他看了眼仓库角落散乱开的连接线,根据脑海内事先查看过的地图对比,初步判定这里是原先摆放运输机器人的仓库。
卡米尔背着随身携带的单肩包——那是他全部的行李,微低着头,在表面上伪装成与他人一样的胆怯,意图将自己的存在感降至最低。他下意识用拇指极轻、极小心地蹭过另一只手腕上的通行证。在伪装的思考间,少年的眼角扫到身旁面露仓惶惊恐、格外敢怒不敢言的人们,垂下眼,恰巧与躲在大人身后的小孩面面相觑。
有那么一瞬间,毫无源于应有人性的冷静与不知事的懵懂有种惊心的表面相似。
蒙昧无知使人更容易嗅到无法言喻的危险,小孩仅是与他对视一下,便忙缩着肩——像突遇风雨的幼苗,怯生生地躲进大人的庇护范围。
……哪怕这样的庇护现在已经自顾不暇,显得尤为不堪一击。也许这个脆弱懵懂的生命下一秒就会被喜怒不定的海盗们打穿灵魂,从各种平等美好的宣言中应获得尊严的存在降格为血肉模糊的肉块,任何畜生都能踩上一脚。
卡米尔收回目光,他闭了闭眼,听见那个看守着他们的海盗冲通讯那头抱怨:“为什么不能杀了这群老鼠啊帕洛斯?!”
卡米尔身边有一些应声而动地细微动静,应是谁被海盗杀人如切瓜的口吻吓到了。
那个海盗将整艘船聚过来的乘客视若无睹,跳脚地冲通讯那头炸出一串逼人的火花——
“你自己在驾驶室玩得很好嘛!那里的都被你杀了?”
“老大的命令?……哼!”
“这群老鼠有什么可担心的!老大也太磨叽了……呸!这有什么,即便是那些家伙来了,我照样一次一个!”
“我不管!再拖拖拉拉的话我就把他们全杀了!”
“嗯?……这可是你说的!”
没听到另一边的话,卡米尔犹疑地抬眼一瞥,发现那个海盗边说边随着自身心情捏住挂在左耳处的通讯设备,说完就手里使劲,活活将通讯设备捏出一对凹陷。
海盗:“怎么这么脆?!”
卡米尔:“……”
卡米尔尚有心思无语一波,在海盗一扫而过的视线下收回目光,顶着那家伙嚣张的威胁短暂打量下自身四周,发现以他的苛刻条件来看,在场的乘客没一位能派上用场。
但他也无法在这里跟着这群人坐以待毙,等着所谓什么救援到来。
那时候怕不是都已经凉了。
卡米尔将单肩包滑下一半,伸手在单肩包的开关上犹豫几秒后,还是作罢地重新背上,他转手在通行证上有规律地点了几下——那竟是个足以以假乱真的干扰装置,在顶端亮起红灯的同时,飞船的监控摄像扭曲了一瞬间的画面。
“嗯?”驾驶室里的帕洛斯注意到这瞬间的不和谐,他本来还臭着脸,此刻端详几秒画面上毫无变化的发展,故意不去处理肯定有疑点的仓库,反而将海盗船与飞船连接通道处的监控画面打开。
运输机器人正在整齐地搬运着这艘飞船上的所有物资,帕洛斯一心多用,入侵系统掠夺能源的同时紧盯着监控画面,没过多久,终是让他发现了隐藏在一个运输机器人后头的瘦小身影。
“有胆量。”帕洛斯吹声口哨以示敬意,任由那个身影潜进海盗船内的同时与还在海盗船内的人连接上通讯,“雷狮老大,有一只老鼠过去了哟……嗯?佩利?我想应该是被撂倒了吧?”

—.TBC.—

热度: 7 评论: 1
评论(1)
热度(7)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