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复健片段
*脑洞
*OOCOOCOOC


飞船一离开那颗星球便被切换为自动驾驶系统,而船上的所有成员都集中进了医疗室。
三人已经守在医疗舱外好一会。
佩利吹了吹垂到眼前的刘海、双手叉腰地监视着医疗舱内的运作,而帕洛斯的个人终端上方显示层层叠叠的窗口,那些都是暗市的消息渠道,他一一看过后尽数销毁,对看着躺在医疗舱内的雷狮几乎移不开眼的卡米尔摊了摊手,无奈地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实在是不行了啊,卡米尔,找不到解决办法。”
“那颗星球位置不算偏远,上面有过大规模采集与飞船登陆的痕迹——那样的植株就没有过记录?”卡米尔眼都不眨地道,显然是不信——他的知识涵盖范围不包括高深医学与植株大百科,但起码的逻辑性还存在。
“该怎么说呢,事实上,这种植株虽然被禁止民间开采,但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帕洛斯挠挠脸侧,在卡米尔的沉默下接着解释,“可以算是一种经常作用于医学领域的原材料,不过嘛,用量过多就会形成短暂的‘还童’现象,有些贩子为了手中的‘货物’能卖到高价,通常会使用这种东西进行欺诈。”
那些大规模采集的痕迹如果不是合法采集船留下的,那就是有登陆到那颗星球上的走私贩子抱着‘有总比没有好’的心态捞了一笔远走高飞。
“那为什么你们俩都恢复了,老大还没恢复啊?”佩利看着看着觉得没趣,突然举手向帕洛斯发问。
“那大概是个人体质的原因吧?”帕洛斯摸了摸下巴,满不在乎,“卡米尔不就是比我早半天恢复?也许再过一会老大就没问题了呢?”
话都说到这份上,即便是卡米尔也无言以对,他只得再三向帕洛斯确定这种植株是否有年轻化以外的副作用,在帕洛斯跟着三连否定后向他要求去休息时头也不回地摆手,示意他两快滚。
——在卡米尔与帕洛斯相继恢复后,他们就一直在查找‘解毒’方法,直到现在都还硬撑着刚痊愈的身体。
帕洛斯心下清楚,拽过佩利离开这里,边走边稍微提高点音量道:“佩利,还留在驾驶舱的那管植株你不能打开,闻一下就要中那东西的招,懂吗?”
佩利连呼带叫的应答声中断在医疗室的门合闭时候,卡米尔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医疗舱内的雷狮——比初次相遇的记忆里还要幼小稚嫩的身体与相貌,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卡米尔看着看着,神色突然多了一丝微妙的转变,似乎忍耐不住什么冲动,他仿佛忘了医疗舱内没人的事实,照旧警惕地左右一张望——接着迅速且悄无声息地将医疗舱的扫描照开始保存到个人终端上,直至注意到医疗舱的运作快结束时,赶忙切断了终端与医疗系统的连接。
“大哥,感觉如何?”卡米尔在雷狮从医疗舱内坐起前还不忘快速扫视一波终端上的照片与信息,确认质量相当可以后争分夺秒地将带着终端的那只手背到身后。
然而雷狮一眼就看出不对劲——六七岁时的身体令海盗头子不习惯地握了握拳,他试着一拳砸在医疗舱舱壁上,见破碎的裂痕验证他的实力没有一并倒退才感觉勉强接受,在医疗舱发出红灯警告时一手撑起身子跃出医疗舱,身高差令他轻易就看见卡米尔刻意的举动。
“卡米尔,你藏着什么?”

—.暂且来个tbc.—

*帕洛斯立了个flag

热度: 21 评论: 4
评论(4)
热度(21)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