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转折的道路【下】

*西幻1.0版本
*纯血和混血的那一个版本
*补充结局,没看过前篇的就……当没看见这篇吧x
*结尾对话有所补充
*OOCOOCOOC

在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入海平面时,遥远的海平面上终于隐约瞧见一点属于陆地的起伏轮廓线,有海鸟从纷杂垂下的吊绳间灵巧地盘旋而过,是要回到位于海岸的巢穴休憩。
而海盗船却已收起船帆,选择了暂且在原地过夜——被船上任劳任怨的小灵体们喂食过一顿满意的晚饭后,佩利恢复了体力,他抱着安置于船首处的锚在甲板边缘来回走动,好不容易挑中满意的位置,就听他一声大喝,整个人原地三圈转式将其甩到船外,在溅起的朵朵浪花中不自在地挠了挠脸,感觉到脸上隐隐发痒。
都怪卡米尔那小子!
佩利不满地哼声,他趴到栏杆处,冲海面大幅度地张嘴,露出各种夸张表情,试图通过脸皮的扯动来减轻这种感觉,这样一个无防备导致佩利后脑勺当即被什么东西稳稳砸中。
“谁!?是谁?!”佩利捂着后脑转身嚷嚷,“谁敢偷袭你佩利大爷?站出来!啊?!”
卡米尔不做声,他还保持着抛物的动作,见佩利看过来时才缓慢地收回手,好像生怕佩利看不见他这个罪魁祸首——混血坐在甲板左侧的楼梯最底层,在临近夜晚的昏暗视野下,他将从仓库拿出的魔法灯一一点亮。
混血的周身汇聚了所有温暖的光。脚底的鞋跟轻踏一下木质的甲板,船精灵们便应声挨个冒了出来,它们接过卡米尔丢来的魔法灯,欣喜地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将魔法灯挂在甲板四周设有挂钩的地方。
光芒分散开来,将甲板照亮,位于漆黑海面上的海盗船宛如一团星火,跟海平面的那处遥遥相应。
做完这些,卡米尔心不在焉地看一眼自己的手,才对快要怒火爆炸的佩利道:“那盒药膏有止痒用处。”
“嗯?”佩利愣住,他低头看着脚边滚过来——刚才砸中它后脑的东西,的确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他踩中盒子,双手叉腰,露出一副嘚瑟的模样,“总算你小子有点良心!但本大爷是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抵达港口的头顿饭,我包了。”卡米尔对于此等威胁面不改色。
“五顿!”佩利捡起小盒子各种晃,被卡米尔的话直接带进沟,伸出另一只手冲卡米尔五指张开,比了个大大的五。
“……随便你。”卡米尔看了眼佩利脸上还没消下去的鞭痕,没有再讨价还价,在贿赂成功后,冲佩利指了指上方的瞭望台,“要涂就去那里,顺便看着点附近的海面——小心点走,甲板要是被你踩塌一次,下回战斗没你份。”
刚一个得意大步跨出的佩利立刻收回脚,他皱着脸端详了下被做出各种标记界限的甲板——被双头秃鹫围攻到底是出现了损失,接近一半的甲板出现了无法立刻修复的被腐蚀状态与断裂迹象,但好在船骨没有任何问题,对此心疼的只有那些船精灵。
不知道佩利想到什么,总之兽人超水平发挥地掂着脚绕过那些区域,麻利拐向另一侧的楼梯溜走。
卡米尔无声地叹口气,他从空间内拿出先前钉在海妖腿上的那两支箭,上头的深绿色血液已经被他擦拭干净,箭身雕刻出的精致图腾纹理又展现开来,混血看着看着,不禁一阵出神。
在他被雷狮的举动震惊回神时,毫无利用价值的海妖已经在雷狮的命令下被佩利丢进海里——双腿有未治愈的贯穿伤口的海妖,在海上是存活不了多久的。但卡米尔也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身影动作不便地沉入海底,没有阻止。
昨天晚上的事情也许能当做归咎于海妖吟唱之下的一时错误,但雷狮显然不想让他这么认为,否则就不会做出那种举动。
——所以,大哥昨晚那样……会是故意的吗?
想到此,卡米尔就觉得那侧尖耳上的咬痕处隐约发热,他抬起一只手捂住那处吻痕,止不住地脸色发红,他心思活络,却对雷狮的想法捉摸不透。
小混血对自己的心思看得通透,但在现在并不抱跟雷狮摊牌的想法——在人鱼峡谷经历的事让他体会到自身的实力不足,他想再跟着雷狮多游历几年,等到一切稳定下来、他也足够强大到能保护雷狮的时候,大概会好好准备,在一个合适的、足够浪漫的时机,对雷狮郑重表白。
然而现在一切预设好的道路都被打乱了,烦得他整整半天过去,都不敢直视雷狮。
“如果大哥是有同样心思的话……”卡米尔仰头看着夜空,今夜有繁星点缀,也有明月相陪,足有一个天穹的光辉都映在他的眼眸里,“那样做……其实也挺符合大哥的做法?”
就在卡米尔心跳加速地在这个诱人的基础上反省自己的自以为是时,冰凉的触感猝不及防贴到他软软的脸侧。
“……!”卡米尔下意识一躲,他伸手一抹,手心都是湿的,发现贴过来的是一杯鲜榨的可丽果汁,有冰块在液体里跟些许果肉飘动,玻璃杯上已经覆了层水汽。
雷狮就在卡米尔后面的一个台阶上,他半蹲着身子,笑着将玻璃杯又往卡米尔脸上一贴,再后退时松开手,满意地看着卡米尔伸手接住,自己将手上大杯的啤酒换上平日惯用的那只手拿着,然后在那个台阶上坐下,伸着一双长腿。
“大哥?”卡米尔往身后一看,见雷狮已经豪迈地喝起酒,便跟着喝了口果汁,仅带一丝酸意的甜冲刷着味蕾,是小混血目前喜欢的口味。
“我们很久没聊过了,卡米尔。”雷狮饮下一大口,这点酒还不至于让纯血精灵醉过去,他抬头看了眼星空,“从海上看过去,至少现在,跟在狄尔希斯时看到的景象也没什么差别。”
差别其实还是有的——狄尔希斯的自然景色是无与伦比的美,云不会随着海上的气流与气压的转向而显得变化莫测,绝大部分日子里,狄尔希斯的夜晚一定有那些光辉驾临,精灵们的居住地附近有一个土坡,卡米尔小时候经常偷溜到那边去,从那里能看到生命之泉与星空相互呼应,是一种任何生物见了都无法忘怀的瑰丽。
但对现在的他们来说,那种瑰丽早已成了过去。
卡米尔沉默地点点头。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吧,卡米尔?”雷狮冲卡米尔晃晃酒杯,问道。
精彩有时候并不伴随着美好,总有无止境地麻烦要处理,无论是刚出森林时的漫无目的还是半天前的刺激,卡米尔从心里不太喜欢这样的刺激与精彩,他不太明白雷狮为什么会喜欢一切不安稳的因素——比如抢掠、比如出航、比如佩利的加入。
但雷狮喜欢的,他也去‘喜欢’就行了,这样总是没错的。
“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无论是这一路发生的,还是未来即将要发生的。”卡米尔呼出一口气,“的确是很精彩。”
“嗯……能经历这些事情,总是好的。”雷狮微眯起眼,看出了卡米尔的那点违心。
兄弟两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在轻柔的海风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彼此间似乎有一层因提前突破而意外附加上的距离,但两方都有各自的小心思,这点距离都能被装饰的很美妙。
但再美妙的距离那也是距离,令人十分不顺心。
“卡米尔,告诉你件事。”雷狮看了看腕间的法器,觉得要再打破掉最后的障碍,还得来点什么,“我们接下来的航行,恐怕要改道了。”
卡米尔状态难得的放松,听到这话时他下意识地回应了个标准答法。
然后混血就看见雷狮露出了腕间装有生命之水的法器,上面所显示的容量已经所剩不多。
“卡米尔,不出意外的话,我就要快死了。”
“这个刻度……”卡米尔盯着那点可怜的剩余,脸色难看起来,“大哥,发生了什么?”
“啊,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原因。”亲口说出自己临近死期的精灵一点也不紧张,他打量了下法器的纹路,“在那个神庙里,我不是没有受到那阵法的影响么,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
雷狮一提醒,卡米尔立刻想起还在人鱼峡谷时的事——那时候神庙内的祭祀开启了神明留下的阵法,所有生物都受到行动限制,唯独雷狮没有一点影响!只是当时雷狮带着卡米尔在角落围观好戏,而卡米尔在思索着撤退路线,竟然遗漏了这一点!
再怎么懊悔也于事无补,卡米尔只能尽量保持冷静,询问雷狮:“……大哥,我们回狄尔希斯吗?”
他们知道的生命之泉的所在位置,就只有狄尔希斯之森那一处了。
“不。”雷狮否定道,他笑得肆意,“那样太无趣了,我们应该去找传说中流落在外的那些‘生命之泉’。”

—.end.—

备注:
*原本航线是直接前往冰川之地的,结果因为这一下跑到莱斯切去了发生了好多事【。】
*修仙码字就是容易漏码……
*简单来说,生命之水并不只是维持精灵生命的,还有抵御一切debuff的开挂技能。
*前篇有说明精灵是怎么战败然后逃至狄尔希斯的,以及不夜节的传说内的“圣水”也是同一种东西w
*反正看过那一篇的都知道雷狮没死Ծ ̮ Ծ

热度: 14
评论
热度(14)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