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东写西写

*还是那个西幻

*问卷前面的事情

*OOCOOCOOC

 

0. 关于糖

 

佩利对卡米尔每次伏案时必备在旁的糖罐特别好奇,好奇很久了。

在斯琳缪尔港口的深秋时节,他一边翻牌一边问帕洛斯:“他就那么缺糖?他是小糖人不成……啧,没中。”

帕洛斯坐在他对面,顺手翻出一对同牌,闻言一个挑眉,将手上翻出的智慧神明的牌子在傻大个眼前晃了晃,露出故作疑惑的神色,道:“佩利,你真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佩利伸手打算抓过,扑了个空。

“你以为卡米尔为什么那么聪明?”帕洛斯将牌收到自己的牌库里,笑道,“还不是全靠那些糖?”

“是这样吗?!”佩利一个激灵,【智商+5】这一概念突然在脑海内刷屏,傻大个当即一跃而起,放弃正在玩的游戏,旋风般冲出房间。

“……跟朝球跑的狗似得。”帕洛斯啧了声,也没收拾面前的‘棋盘’,他给自己倒了杯鲜汁,满心期待地等佩利两手空空地被赶回来的狼狈模样。

却没想到,过没多久,佩利当真抱个极其眼熟的罐子闯了回来。

“就是这个了!帕洛斯,吃了这个真得能变聪明吗?”大脑公认不好.佩利晃晃糖罐,打量半透明材质内通通被他晃得堆到一处的奇怪糖果,扭头问帕洛斯。

“……比起这个,我倒是想知道。”帕洛斯一扯嘴角,他扶了扶额,有些危险地问,“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的?卡米尔把这个给你了?”

“没有,我去卡米尔那一看,他不在,门也没上封印,就进去拿走了。”佩利说着已经顺着细微的指示入口打开罐子,甜腻的气味随着掉出的几颗‘糖果’散开,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些糖果的外型各有千秋,傻大个挨个辨认,“食尸鹫、白鸟、翠果……卧槽!这些真的是糖果吗?”

自知肯定已经被卡米尔知晓的帕洛斯保持着一张等会估计药丸的死板,见佩利在那里挑挑拣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秉着坑人就要坑到底的原则,他敲着‘棋盘’的板子,继续骗下去:“你既然拿了,就边吃边玩,看看效果如何?”

“好啊!你等着吧!这回一定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佩利兴致勃勃地捏了捏手,随手丢一个翠果型糖果扔进嘴里,“唔,真有翠果的味道!”

“……”帕洛斯默默地、默默地移开眼。

正如帕洛斯所肯定的那样,佩利一进卡米尔房间时,在楼顶对比账目的卡米尔立马就得知了。

在通过阵法知晓什么东西被拿走后,卡米尔脸色骤黑,愤怒地一个起身,躺在旁边位置的雷狮立刻注意到了。

“发生了什么?”雷狮眼都不眨地问,他手里拿着一本通俗的冒险小说,脖子底下有三两抱枕供他垫着,海盗头子一只腿搭在躺椅上,另一只腿随意地搭在地上,整个人几乎是斜靠的,却依旧占据了大半个地方。

现在是斯琳缪尔港口的深秋,比起持续大半年的海上生活,许多常年生活在港口边的人们都已经凭着今年推断的天气陆续回航,准备囤货过冬。同样的,在能看上眼的货物越来越少的情况下,雷狮海盗团也在两天前,结束了今年最后一次抢劫事业。

接下来的大半个冬季便是此地暗市的活跃,许多稀有物品已经被整装一新,等待着从库存内搬上血腥交易的舞台——而卡米尔需要在这之前,对比完今年所抢来的货物,去掉海盗团私扣下的那些,依次按稀有度与综合价值分配基本去处。

今天也是深秋中难得的好天气,懒下来的兄弟两便偷偷往楼顶的花房内搬去小书桌抱枕薄被等必须享受或工作的小物件,打算好好闲一下午——当然,只有雷狮这么打算。

而卡米尔此时显然很不好。

“有人进我房间,偷了我的——”卡米尔本打算如实交代,但联想到自身实情,不由得一顿,沉默片刻后他艰难地摇摇头,“没什么。”

“真的?”雷狮问,“你方才说有人进你房间?”

“那是阵法出错。”

“偷了你的……?”

“出错了。”

“那好。”雷狮也不打算跟卡米尔杠,他打量了下卡米尔,目光接着放回小说内。

“……”卡米尔沉默地坐回原位,他试图将注意移回账目内,脑海却不由联想出糖果罐现在的处境,口腹之欲升起的同时,握着纹有竖形条纹的银色圆头笔的手一阵发狠,笔身发出细微挣扎地咔吱声。

——即便是我不能吃了,也不能让佩利给吃去!那是我的糖!!

下一秒,理智朝欲望打一巴掌。

——大哥已经说不能再吃了,糖果罐放佩利那也正好,闭嘴!

——可……

——没有可是!这是大哥说的!!!

卡米尔艰难地深呼吸口气,“大哥的命令”这五个血淋淋的大字好歹压住了他的渴望,但长时间未食高糖所进行的高负荷作业,还是令他比平日更快地昏昏欲睡。

就在他止不住眼皮子打架、看什么都像多糊了层阴影时,看似在阅读小说的雷狮瞧不下去了。他长腿一勾,利索地把卡米尔往自己怀里一带,双手稳稳接住了朝自己倒向的少年。

“大哥?”卡米尔没有起身,反而把脸埋进雷狮的胸前——他的确是乏极了,只能抽出一声谢罪,“……冒犯了。”

“累了就睡一觉。”雷狮稍微调了调姿势,将手中的小说盖在卡米尔头上,空出的一只手钻进卡米尔的围巾内,撩拨了下最末端的那簇短发,“等过了这个冬天,你才能吃甜食……现在吃坏牙,那冬天时候,邀请医生的信函必须由你自己负责。”

卡米尔感觉麻痒地动了动身子,盖在他脑袋上的书顺势一斜,掉在了地上,但谁都没去在意。

“是,属下知晓……”卡米尔只撑得住这么一句,便陷入难得的安眠。

雷狮见卡米尔真睡了过去,低头打量对方半天,复说了句难辨的话,一手摸索了下,将里侧的薄被拽出来,随便地盖在卡米尔身上后,自己把头巾往下一拉,长腿搭起,手头半护着卡米尔,就着这难得的悠闲下午,一道酣睡。

 

-.END.-

 

后续:

*卡米尔醒来后,已经是夜晚了,雷狮早就离开了。

  他甩下搭在身上的薄被,直接去找佩利。

【现场过于暴力【哔——】【哔——】【哔——】】

*期限最后三天卡米尔因赶班没忍住连磕三天——写信去吧。

*私设是冬天内除非重病急病,要看病请先写邀请函预约,预约的坑爹程度与国外预约看病的坑爹程度一样:)

*卡米尔的笔断了,所以在冬天他换了一支新笔。

*那个糖罐里的糖果是按照这个世界上的图鉴记载所制作的珍藏版发售,依照生物植物的属性分口味~

所以卡米尔是没打算吃那罐糖的。

佩利更惨惹,蜡烛。

*以上~

热度: 40 评论: 6
评论(6)
热度(40)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