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安帕

*星际+ABO

*受方强上,不喜勿入

*R18

*跟小伙伴唠嗑唠出来的

*OOCOOCOOC





安迷修完全无法适应这样的气氛。

他维持着礼貌的笑容与一位身份高贵的小姐结束完短暂的交流,目送远去的小姐用精致的扇面虚掩着脸,美丽而暗含尖锐视线的双眸扫视其他的来宾。直到那精致的裙摆没入一片奢华,再也看不真切后,他才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顶着周围绅士们暗暗射过来的冷箭,往宴会边缘处退步些许。

上流社会的小姐们虽然各有姿态,但却都如玫瑰般带着锋利的刺——果然还是先前那颗普通星球上的姑娘们要更可爱近人些。

安迷修有些遗憾地感叹着,他不适应地整了整袖口,布料舒适的礼服将他的身体包裹严实紧绷,看不出有任何所携带的武器,但他又切实是受主人应邀而暗地承担这场宴会的保卫工作的人员之一。然而此刻监视全场,总是会被那些上流人士举手投足间的某些耀眼给弄得一阵刺目。

虽然在先前被领着来参观这片场地时,他便对如此开阔的宴会场所暗中头疼——这问题已经被可观的金钱数额给很好解决了,而在知道这所被数不清的金贵装饰所包裹的地方,只是所用完便废弃的场所后,他捧着这半辈子都挣不来的礼服,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木了。

贫穷果然限制人的想象力。

实力高强.但环游星际花费颇高.导致总是没钱的安迷修在宴会开场时,靠着一张长相不错的脸吸引了许多女性人士,奈何谈吐的确能暴露一个人的学识底线,最终与他交谈略微久一些的小姐夫人们,也仅是听听他四处游历的有趣故事而已。

毕竟夜晚的机会并不多,无论对谁都是一样,能争取到的与被争取到的相处,都是按秒所计算的。

这场宴会将从星际通时的八点开到凌晨三点,而安迷修负责直到通时十点前的宴厅主场安全,其余地方则有更专业的组织负责。刚出门历练的青年原以为这不是一份多难的工作,毕竟十点以后才是出事的高发期,然而现实给他无情地打了一巴掌。

——看在前往下一个星系的预备资金与通行证资格的份上……不对,保护人们的生命安全,也是一名骑士应当做到的职责,不能再分神了安迷修!

安迷修在内心对自己再三告诫,接下来的时间他说辞僵硬地拒绝所有隐含审视地谈话与邀约,目光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地方——又再几天的临时培训的告诫下,不能显得太过露骨。而时间逐渐朝十点前进,主场内的指挥家突然交换下一位,但这并不影响舞池内交换了新一批衣着华贵的人们。

安迷修原先并不在意,直到眼角留意到这次雇佣自己的宴会主人居然将那位指挥往这边带来,这令他下意识挺直背脊,等到那两人过来时,有礼地冲雇佣对象脱帽微弯身致意。

宴会主人是位保养有致的中年男子,他对安迷修的态度很是满意,笑容满面地对指挥家介绍道:“这位便是先前在倪米斯风波中风头大盛的那位骑士——安迷修,您应该早就听说过了?”

安迷修谦虚地微低头,心里却下意识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看向指挥家,那人一身纯黑的燕尾服打扮,一头白发整齐地梳到脑后,由精致的黑色缎带束在一处,缎带尾端的珠宝装饰同样刺得人眼疼,他的面容属于令人见之颇容易心生好感的类型,但双眼却是少见的瞳色全黑,搭着眸色纯红的眼珠,宛如最暗的深处所匀出的一抹颜色,看得安迷修下意识便是一寒。

“久仰。”指挥家跟着露出笑容,他向安迷修伸出手,“您在那场击溃犯罪集团的战斗中的表现实在是令人心生敬仰。”

安迷修却对对方的笑容生不起多少好感,他内心犹豫一下,还是在此种言论下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冰冷的触感由手心传来,安迷修扯了扯嘴角,低调道:“哪里,这都是为了当地的人们所应做的事,实在称不得什么夸赞。”

“谦虚是美好的品德。”指挥家笑道,“只是属于您的荣耀不应如此随意对待。”

安迷修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不禁一怔——这还是头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直率地表露出为他先前的事所不平的模样。

“我所给予人们的和平与安全,便是我最大的荣耀,并无随意对待这种说法。”安迷修说出这番话时,眼里似乎都闪着某种光芒。

指挥家微微眯起眼,心里的趣味更加浓厚了,他冲安迷修带着赞赏意味地点点头,接着便与宴会主人进行一番友好的洽谈。安迷修根本不懂这些上流圈子的暗语,在旁听得脑袋发涨,内心分析半天也只分析出这位指挥家看中了宴会主人的一片星球资源,正在这里商讨着利益划分呢。

看不出来啊,这位这么有钱。

现场唯一的穷人.安迷修被指挥家张口闭口的交易数额砸到内心吐血的同时,默默想着。

“……如果可以的话,具体的合同能否留到日后来签?”指挥家边说边用手背贴了帖额头,露出抱歉的神情,“方才的演奏实在耗费我不少心神。”

“那是自然。”谈下一大笔生意,宴会主人心情更上一层,正巧也有旁人来叨扰他,他便随手指了指安迷修,“那就让这位负责带你去休息室吧?”

“诶?”骑士不禁傻眼,“可是我的工作?”

“负责护送来宾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宴会主人一边挥手让侍者调动人手,一边道,“护送完你便可以下去休息了,今天的工作辛苦你了。”

“……是。”知道这位把自己当摆设来炫耀的成分偏多,安迷修也只能妥协,他看到有接班的人从角落过来,便冲指挥家示意,“先生,请吧,我带您前去休息室。”

“那就麻烦了。”指挥家抬手摁在胸前,道。

离开宴会的主厅,留给客人们所直达休息室的通道上悄无声息,只有他们踩在毛毯上的脚步声发出些许睨端——那些侍者用另一条路通行,不会出现在客人专用的路上碍眼,但好在先前已经彻底勘察过场所,只来过这里一次的安迷修,也总算不会出现带路的不识路的尴尬。

安迷修不知为何总有种想快点离开的心情,但职业素质最为重要,他还是任劳任怨地在前方带路,一路两人都没有话说,安迷修在看见‘休息室’的标志时呼出口气,他扭头看向指挥家,刚想开口,却发现那双黑底红眸的眼睛变了。

“骑士先生,我先前说过,您实在是令人心生敬仰。”指挥家看到安迷修终于看过来时,愉悦的心情言益于表,“我呢,很喜欢你这样的人,单纯、无知又充满希望,多耀眼啊。”

安迷修眼睁睁地看着那人伸手往自己脸上一抹,露出了眼底的那点痣,多了这些眼熟的特征,让骑士蓦然想起这人是谁。

“你是……!”安迷修刚想一个拳头招呼上去,就被对方抬手一个喷雾喷上一脸,瞬间倒地。

“果然是没经过训练的体质,对眩晕剂这么敏感啊。”指挥家满意地蹲下身子,拨了拨安迷修的头发,“本来今晚的‘日子’也到了,我还在发愁该找什么人解决一下呢~”

“运气真不错,是吧,小骑士?”



↓后续走链接


https://weibo.com/2728640530/Fv4uU9QDW?from=page_100505272864053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0656067383

热度: 80 评论: 7
评论(7)
热度(80)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