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东写西写

*还是那个西幻

*先前看到一张随意自取的角色吃东西问卷,但不会画咋办,那就写咯

*OOCOOCOOC

 

 

 

 

1.饿了

 

斯琳缪尔港口的冬天虽然少有冰雪留恋,但却从气温骤降的入冬时分到来年春末,都存在种深入骨髓的寒气,很多时候,阳光的表象与寒气的内里总是相伴相随。

就如同现在。

暖意融融的阳光轻盈地跃过一路排列高低的屋顶与大开的窗户来到卡米尔面前,装饰着鸟人羽毛的笔身反射着淬炼过的冰冷光泽,与窗前的薄薄积雪遥遥对应,拿着笔的那只手指尖透着些微被冻出的红意、尚有几分无法提前长大的稚嫩柔软,但下笔的手劲已经比大多数人更显得稳当,一如主人本身不动声色的性子。

掺有魔兽暗沉鲜血的墨在暗市已是珍贵难求的稀物,却被他无所在意与珍惜地书写在质感细腻的纸上,被笔尖禁锢出的暗紫正随着书写的弧度凝出优美的轨迹。

[我方并未有任何冒犯的举止与心思,这纯粹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于此发出诚挚的问候,希望阁下并非与那些终日惶惶于虚伪恐惧中的存在一样愚昧……]

隐含的傲慢假象恰到好处的溢于字里行间,他再清楚不过那些常人的反应,来自傲慢者的另眼相待,总是能给他们一种混杂着激励与愤慨不已的矛盾冲动。

少年将这样一封隐含威胁的信书写完毕,在最末尾签下原本规整到如同印刷出的字,却在最后一个字符时有瞬间的停顿,看似连贯的签字下来,虽没有恼人碍眼的墨点,但在末端还是出现微小的抖动弧度。

卡米尔没有生起暖炉,因此围巾缠缠绕绕地将他半张脸都遮起,此时瞧不见他的神情,但眼里倒是含有些许刺骨的严厉,他保持着这样的目光,盯着那点失误的弧度,在内心劝说自己半天,也没法容忍这点缺处。

但他没有重新书写一份,而是将信与笔通通放置一旁,然后靠在了椅背上,忍无可忍地抬手——在半空中转了个弯,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胃部传来酸苦的饥饿感,一股无形的酸气直冲而上,乏得他大脑也跟着有些疲懒,这点刺激令他更想念本来因随时备在手边的甜点与其入口的味道,心里不由自主地叫嚣着饿。
——不行,得克制点。

 

 

2.正常吃饭

 

今天有点奇怪。

帕洛斯刚进入餐厅,正打算拐进厨房,却意外地发现卡米尔已经端坐在主位左手边的位置上。

少年的帽子与围巾规矩地挂在椅背处,他享用着所属自己的那一份餐点,在看见来人时抬头看了眼,见帕洛斯没话可讲,又接着低下头,但那一眼还是令帕洛斯脚步骤顿。

——卡米尔是整日抱着甜食、一到饭点就没食欲的类型,他通常会出现的点只有宵夜与早餐,原以为今天照旧、即便不是自己也是雷狮开灶的帕洛斯彻底失算。

糟糕了……

只恨自身因为进入冬季、港口没有货物可抢,所以懒得出门的骗徒在心里鸣起警钟,但比起出门面对夜晚时候的严酷气候,他还是选择走到主位右手边的位置坐下。

帕洛斯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问道:“卡米尔,老大呢?”

“大哥在黄昏时,带着佩利去露丝小街上的酒馆了。”卡米尔咽下一口清淡的汤后才开口,一下子便打碎帕洛斯最后的希望。

帕洛斯彻底没了指望,他嘴角小弧度地一抽,抱着“能吃多少是多少”的心态扫一眼桌上的料理——主盘上粗暴地盖着近乎金黄的煎蛋,持用刀叉划开,便露出了底下分量不多的面条,面条根根裹着香浓欲滴的酱汁,无一遗漏,闻上去像是用特殊手法炒制,即便除了酱料外没有任何辅料添加,也从香气里得知到过于丰富的面香,有小块的腌制肉丁堆在可怜的角落,主盘旁边是一小碗清澈的汤,是一眼望去的寡淡,但配着面条,反而刚好。

虽然这个搭配看上去有些无厘头,但总归没有想象中的甜食大餐那样可怖——至少不会被齁死。帕洛斯稍微安心,入口的味道没有多惊艳,甚至与雷狮惯常做出的菜系在口味上有那么点相似处,但在之前的心理惊吓的对比下,骗徒的容忍度明显比平日高出数个级别。

帕洛斯一边吃着一边观察卡米尔,少年吃得速度特别磨蹭,与其说是吃得仔细,不如说是吃不惯导致的,再看眼桌面,那些以往必然出现的蜜糖罐、果酱等专为卡米尔所配的东西通通不翼而飞。

奇了怪了。

骗徒心里刚吐槽一句,就见卡米尔突然倒吸口冷气,反射性咬紧牙关闭上嘴,他黑着脸地面前的食物,突然起身收起吃到一半的食物,以极快速度洗完自己那份餐具后,捞起帽子与围巾便走人。

“去哪呢?”帕洛斯保持着吃东西的姿势,眼珠随着卡米尔来回走动而转悠,这时才想起来问一句。

“……写信。”

 

3.吃辣的

 

卡米尔回到房间,桌前的窗户在不断震动,外面自入夜后便卷起了大风雪。

风与雪刮着紧闭起的窗上的琉石吱呀作响,如同现在牙齿带给他的刺痛感,虽然说写信,但这样的状态肯定无法继续重写。

卡米尔将帽子置于门后,一听这声音便头疼加剧,他拉上纹有激烈线条的窗帘,在房间内大步转了好几圈,这个举动不足以忍耐疼痛,这是直接扯动神经的疼痛,他不禁又倒吸口凉气——小声的一下“嘶”。

他转身在摆置夸张的书架前流连许久,手指挨个点过收集已久的藏书,取下一本夹有书签的厚实藏书,随后又把小壁橱内的暖炉机关开启,脱去鞋与外衣,躺到内侧堆有许多柔软抱枕的床上,打算边看书边忍耐。

看似随意抹出一抹淡紫的透白书签掉在卡米尔的枕侧,少年皱着眉捞过一个抱枕,把半张脸都埋进其间,翻开了书签标记的那一页。斯琳缪尔港口的构造解析图便占了大半的页面,他将这些一一收入眼底,页数翻过,下一页便有个很唬人的标题。

——“斯琳缪尔港口的前身”。

外头的风雪持续到半夜便逐渐消停,但一些不知何方的金属块被夹杂着卷起,其中一块撞上了窗,发出一声不小的响。

卡米尔惊醒,他保持着侧躺的姿势,抱枕还卡在他怀里,整个人有些怔。过了会才坐起身,撑着身侧的手指一动,碰到彻底倒栽葱的书。

应是看书的中途便睡了过去。

嘴里的疼痛感早已消失,卡米尔揉揉睡着时压着的那边脸颊,顺手将抱枕放回原处,并将书与书签统统捡起,他随手一翻,在还有印象的末端夹入书签,下床将书放回书架上。

这一回,信件的重新书写顺利完成,卡米尔将其卷成一捆,翻出特制的粘合性印泥打在封口处,投入一旁的高筒内,便算大功告成。

量少的晚餐才吃了一半,现在已经半夜,宵夜才是他真正的主场。

卡米尔刚打开房门,便见门口已经摆了一个盖上透明罩的餐盘,能透过水汽隐约见得肢解并摆放整齐的家禽烤得熟透,表面上的皮泛着一层甜蜜闪亮的光泽,搭配有罗罗果榨出的鲜汁,对于已有两天未进甜食的少年是个绝佳的诱惑。

这是露丝小街上名声远扬的一道菜,难得通杀海盗团所有成员的存在。

卡米尔第一时间想到雷狮应该回来了,他弯身将餐盘端起,左右一望,干脆利落地关上门——打算食用完了,再去找雷狮。

然而事情远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家禽的表皮被烤制得十分脆,卡米尔直接从连皮带肉都片好的部分下手,入口品尝到久违的甜,肉香与鲜甜混杂成了他最爱的享受,但嚼着嚼着,隐藏其间的真正味道开始冒出肆虐。

!!!

卡米尔彻底懵住,他“唔”了一声,没有哈出声,反而是半弯下腰,立马捂上自己的嘴,鲜活的辣带着可恨又可爱的甜味开始在口腔内肆虐,火热的温度顺着皮肤燃烧,没过会他的嘴便发红了。好在没防备的懵逼已然过去,卡米尔在半空中摸索着摆手,睁开眼一扫,这下精准地劈手拿起搭配的鲜汁,一口猛灌大半杯下去,这才找出一口活气。

如果有什么能表达卡米尔现在的内心活动,那大概是……

——卧槽!

 

 

 

-.TBC.-

 

*有八个题,希望我有那个耐心……

热度: 5 评论: 2
评论(2)
热度(5)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