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Together | Powered by LOFTER

*莫名其妙开始了一个脑洞

*没人唠帕安好无聊啊,放着吧

*段子

*另一种西幻,科技树往机械发展的

*OOCOOCOOC

 

 

 

1.

安迷修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大混战的一周后了。

骑士半身都裹着绷带,刚刚从坚硬的土地上苏醒,空中神殿的最后一击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一切事在他的世界里仿佛都被放慢在剑尖挥向的瞬间中,显得尤为无足轻重。直到被这个消息牵扯到本心,心脏一下下的跳动,凿出了细碎的裂痕,鲜活便重新席卷进这一刻。

对他来讲,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谁也不知道,但他终于醒了过来。

他在同伴的帮助下逐渐恢复身子,日夜交替在他眼里终于成明显的时间分割。

他是个热心肠的独行侠,喜好四处去帮助弱小无助的人们,也意味着他不会在一个地方多待,伤好了就要立刻去向充满未知的远方。

“你们说的那个消息,是什么来着?”临行前,安迷修向人生旅途的过客们道别,看上去像随口一提那样地问道。

“你忘了?就是‘帕洛斯背叛了雷狮海盗团’的消息啊。”金发碧眼的救世主回忆了下,这么说道。

 

 

2.

旅途从西北方的空中神殿废墟一路往东方沿去,独自一人越过了阻隔气流的维尼亚山脉后,轻柔的风替代了那些充满暴虐的干燥风沙。

安迷修没有刻意去寻找帕洛斯的行踪,骗徒总是狡猾的,这点他已经用亲身经历得到过教训,但教训归教训,他还是止不住地在步伐坚定时,在内心深处烦闷着帕洛斯的事。

他顺利地在天黑前来到了一座村落,这里十分偏僻,连一个公会、甚至一所旅馆都没有,但骑士本身的气度风范以及实力都是最好的通行证,在单手打败几个在此作威作福的骑士后,他很快便得到了村长的首肯,允许他在村内最大的居所暂歇一晚。

村里人对外来者充满了好奇,却也不失戒备,安迷修并不在意,他孑然一身,有什么东西也是放在空间法器内,看上去像是赤手空拳地来到这里。

骑士刚打算好好休息一晚,顺便梳理自己紊乱的心绪时,就听见一串敲门声,打开一看,一个刚好及他腰高的小姑娘捧着食物过来了,一双眼睛尽显清澈灵透,令人见之心生好感。

小姑娘并不怕生,她看上去与别的村民有些不同,但到底不同在哪,安迷修自己也说不清。

 

3.

小姑娘的不怕生已经到了一个程度。

安迷修用完一餐,见小姑娘不肯端着碗盘离去,反而坐在自己对面好奇地盯着自己,也不恼,反而好脾气地问:“你是想听我讲故事吗?”

他去的地方多了,自然也会遇到这种爱缠着外来人讲那些冒险经历的小孩子——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一套万能用的故事模板,来打发接下来的时间。

然而令骑士意外的是,小姑娘冲他笑嘻嘻地摇摇头。

“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哟,骑士先生。”小姑娘神秘地眨眨眼,十分俏皮,她往门口与窗户张望了下,确定没有人来偷听,便从粗布所织的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村外面来了个‘巫师’哥哥,村里的人都很害怕他,但他会陪我玩,还给了我这个东西,说如果有外来者认识这个的话,就给他。”

安迷修怔愣地看着小姑娘手里的玩意,迟疑地接过——那是一个勋章,并不精致,勋章边缘有花纹缠绕,中间是一个奇怪的文字。

“小姑娘,你能带我去找那个人吗?”安迷修仔细打量,突然像变了个人,急切地请求,“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

 

 

4.

他被小姑娘偷偷领到村外的森林内,夜晚的森林并不安全,安迷修想让小姑娘回去,却抵不住满心的急切,躺在掌心的勋章的尖锐一角正抵着肌肤,有点疼。

如同他现在的心情,复杂到有细微的疼痛。

——他就在这里。

这个事实令他浑身不得安宁,喜悦又慌乱。

小姑娘带着他来到一个潮湿的洞穴,洞穴很深,一眼望不到底,小姑娘却一点也不害怕,她一蹦一跳地在前面走着,语气十分欢快:“这里原本是一个大蛇的洞呢,村子的剑士们都不敢过来,森林也就没什么人敢进来,直到那个小哥哥突然来到这里,就这么——唰——的一下!大蛇就死了!”

“然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安迷修在后面任劳任怨地举着火把照明,在小姑娘因比划而差点原地摔时手疾眼快地扶好,但他的神色并不愉快。他分不清这一刻心理的情感偏向喜悦还是偏向烦闷,他试图黑白分明,却无法做到。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这些情感都因那个人而生,只要再次见到他,就清楚了。

“啊,到了!”小姑娘带着安迷修拐了个弯,来到了洞穴尽头,“啊,小哥哥正在睡觉呢。”

火光的照应下,是帕洛斯被黑雾笼罩了大半个身体的狰狞画面,尚且完好的那半张脸有着说不出的安详。

安迷修不敢上前,他微微俯下身,直勾勾地看着帕洛斯毫无意识的模样,心跳跳动的频率不同寻常,他就像是遇到了人生中的巨大宝藏,又像是察觉到漫漫长路上的归宿,那异样的情感差点要彻底迸发,将他整个人淹没、吞噬。

——遇见他了。

 

5.

安迷修不确定帕洛斯是否允许他这么做,但人嘛,谁没个固执呢?

反正他是受不得在对立之外见到对方的这种模样。

安迷修将小姑娘送回村落,然后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摸了回来,趁帕洛斯还未清醒时,任性地将人背起离开——他不打算回到村落内,只想连夜赶路,去一个真正安全的地方。

帕洛斯身上那些被黑雾覆盖的地方他尽量不去碰着,但偶尔失误地触碰到竟也安然无恙,这令他多少安下心,注意力大半放在辨识道路上,但没过一会就要偏过头去看一看,多看一下,也就多安心一点。

直到晨曦降临,柔和的天界带着清风温柔地抚过,安迷修感觉到背上的人动了一下。

安迷修没回头去看,他感觉这时候停下会引发无数尴尬,无论是看见那人睁开的眼还是任何一个开口的问题。

他能感受到身后的人在盯着他,如蛇般的目光从他的脖颈狠狠割过,安迷修耐心了片刻,却没等到意料中的袭击。

帕洛斯一动不动,而安迷修在清风中疑心自己是不是听到了“傻逼”两字。

但他没去纠结与在意。

一个人若对一件事耿耿于怀,那无论其中究竟有何种是非,这人肯定是在意这事的。

安迷修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或者对他的行为有何贬低与嘲弄。

他只坚持自己。

 

 

6.

回到弗莱斯尔的旅途并不漫长,但安迷修仍感觉到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

尤其是帕洛斯醒过来的时候。

这位巫妖每日醒过来的时间其实不长,尤其是大部分醒来时,他都趴在骑士的背上,除了用尚且算完好的眼睛去意味深长地看着周围风景与不肯与他视线接触的骑士外,也没什么了。往往看着看着,帕洛斯就又陷入新一轮的沉眠中。

但安迷修单单被这样盯着,就止不住想起以前在没有拥有这一切时,与这个人相遇以及必然遭到欺骗结局的那些事。

每次想起来,安迷修心里就有一种气愤在催促着他把这个无耻之徒就地解决,但气完了,他还是认命地背着还在浑身冒黑气的家伙前往弗莱斯尔。

那是全大陆最自由的小镇,没有律法与权力的束缚,没有任何权势能在此横行霸道,弗莱斯尔有自己的规矩,在这样的情况下,算是唯一能让帕洛斯得到安全保障的地方了。

安迷修从未与人提起,他就是在那里出生以及长大的。

当然,他在那里,也拥有着一栋带着花丛与露珠的可爱房子,那是他唯一的固定财产。

 

7.

随着时间推移,离弗莱斯尔越近,帕洛斯的身体修复程度便越高,头颅与双腿的黑雾已经尽数褪去,只剩腰腹的真正致命伤还被黑雾缠绕着,于此相比,他每日的清醒时间也越发的长。

但安迷修还是拒绝与他有过多的交流,顶多关心一下对方身体如何。

“你如果能跟我多说点话,我感觉就能更好了。”帕洛斯眯起眼睛,故意地说。

骑士被这一句噎得想翻白眼,照例不再理会对方,扭头捡起身旁的树枝,去拨弄刚燃起的篝火——这几天的相处模式无非如此,无论帕洛斯回答什么,安迷修都不会再回一句。

沉睡的骗徒尚且能令人放下戒备,一旦骗徒清醒,便要加倍小心再小心,以防落套。

“傻瓜骑士,我问你。”帕洛斯不怕安迷修不回,他靠坐在一段枯死的树干旁,火焰的颜色同化不了他身上的漆黑,“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安迷修板着脸,但眼珠子往帕洛斯的方向一斜一斜的举动早已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听到这话,骑士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知道?……算了。”帕洛斯夸张地摇摇头,闭上了眼。

留安迷修一个人纳闷着。

 

8.

安迷修的房子位于弗莱斯尔居民区的边缘,很幸运的是栋独立于河边的独立房,而很不幸运的是,由于没人合住,远途归来的骑士无法第一时间就享受家的温暖。他需要承担职责,花费大量时间来打扫那些灰尘、蜘蛛与污垢还有别的什么小东西。

这时间久到帕洛斯已经从床上睁开眼打量崭新的、似乎不会再变的环境,但安迷修仍在一楼头疼已经脏坏的摆设。

骑士是先把二楼的卧室给清理了之后才来一楼的,这代表帕洛斯暂时没有被子可以盖。

卧室里的摆设无趣至极,帕洛斯随便打量一圈后便不捧场地打了个哈欠,他试着动动腿,觉得无碍后就下了床,他推开空木制的窗户,外面的风景便尽收眼底。

他朝远处张望,弗莱斯尔有一半是依山而建的,他所在的地方离山很远,能看见小巧的石阶从满山盎然的绿意中冒出个头,低矮的房屋沿着山的结构有序排列,有毛色斑斓的鸟盘旋在空中,矮身飞过了山脚处的高大拱门,在天际发出响亮的清脆鸣叫。

——多么美好,多想亲手摧毁掉。

帕洛斯惬意地想着,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地方还不错。”

这话被上来查看情况的安迷修听见,可怜的骑士呆在原地好几秒,像见到了什么世界性奇观,立刻扭头蹬蹬蹬地下楼,扶着门框摸了摸脸,惊恐地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9.

在安迷修的认知内,帕洛斯绝对不是个好人。

与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恶党不同,帕洛斯的恶劣名声在加入海盗团之前,便已随着他的丰功伟绩传遍了半个大陆,因此这一回帕洛斯叛变的消息,并没引起什么大范围的轰动。

他是个欺诈犯,他是个骗徒,他是个虚伪者,他不值得信任与真心。

所有人都能指着他的通缉令这么痛斥,并洋洋自得于自身的机敏——但当这位欺诈犯真得戴上伪装的面具后,所有人都能被他骗得团团转。

安迷修就经历了这样一段神奇的时间。

他眼睁睁地看着帕洛斯在来弗莱斯尔的第二天,因为看不下去他的清扫进度,在向他要了份正常的装束与一份地图后就出门了,他没有拦着,所以绝不会想到过了两个小时后,帕洛斯就带着一批小矮人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你去干什么了?”安迷修看着小矮人们极有效率地开始清扫房子,一边喊着这个不能丢那个不能丢,一边终于忍不住破例去问帕洛斯。

“你不知道?”帕洛斯正咬着一颗苹果,他得意又带着些许看史前怪物的目光看了眼这位单身骑士,“专门负责清扫的小矮人啊?报酬很便宜,只要一筐松饼。”

安迷修:“……”

他一点都不知道!

 

10.

好像只要帕洛斯想,这世上就没有能拒绝他的地方。

他只要换身正常的装束,将那古怪的头发倒腾好,说话不那么阴阳怪气,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

没过五天,帕洛斯就跟那些邻居们全熟稔了遍,没过半个月,帕洛斯已经认遍了弗莱斯尔这座小镇上的半数人,还是那种见面必打招呼的——其中以贩卖商人为主,这让帕洛斯出门购买方便许多。

安迷修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世界的荒谬与可怕。

帕洛斯待在这的半个月,比他待在这的十几年认识的小镇居民都多!

安迷修一边默念着这是恶徒这是恶徒不能被骗不能被骗,一边脸色扭曲地看着站在院内剪裁花丛的某恶徒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与路过的苏珊打了个招呼。

哦,苏珊是他十几年的邻居,但这个名字还是从帕洛斯那里得知的。

安迷修禁不住想,把帕洛斯带到这个镇子养伤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令他的内心更加矛盾了。

帕洛斯这副伪装给了他一种不切实际的希望,这点虚伪的希望在他的心里悄悄地生根发芽,他一边止不住地希望帕洛斯能真的感受到这座镇子上的美好,从而被影响成个好人;另一边,他的内心向他发出强烈的警告,提醒他这个自己爱错的对象内心有多邪恶,几乎无药可救。

神说,人人都有改正的机会。

……如果神能让人彻彻底底地装糊涂该有多好。

 

-.TBC.-

热度: 5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5)

转为粮仓,可能啥都有,主要产出为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