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躺尸号

睡前来一发苏唐!

圣诞快乐!!


【鸣歌】记事[1——10]


严歌自记事起便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要与兄弟们互相厮杀的道路。

没人知道严歌本身到底怎么想的,至少他看起来是努力在这条道上向前走的。






既然要走这条道路,那么身为大皇子的严鸣,便是严歌最大的威胁所在。







大皇子严鸣,那年只是个看上去十分和善的孩子。

他对自己目前还是唯一的弟弟很好,有什么都想着他的一份。

即使后来有了其他弟弟妹妹,也分不着他对严歌的任何一点好。







对此年仅十岁的严歌只是看了眼严鸣送来的一盘看着可口的糕点,在送来糕点的宫人眼皮底下伸手一一拨弄过去,最后捻起一块放进嘴里,剩下的都让那些宫人全带回去。

好吃,可惜不多。

就像严鸣,很好,可惜只有那么一点点好。







被退回糕点的严鸣一点也不恼,反而愉悦地让宫人把糕点扔了。

除了那一块,其他糕点都是混了剧毒的。






随着年岁增长,严歌对严鸣的反感看起来倒是越来越少,至少把糕点退回去这种鲁莽到近乎可爱的事没再发生过。






把糕点退回去与收下暗中处理掉,这是一个很大的成长台阶。





在这个台阶上,这两兄弟间表面越和睦,与此相比,暗地里的争斗就越多,久而久之竟然形成一种诡异的默契。





“据说林家长子成为皇弟的伴读了?”

“过两日才进宫,还不确定呢,皇兄这说法可就错了。”

“哈哈哈,是本宫的错。”

新月高悬,这二人毫无形象地在宫殿屋顶上斟酒共饮。





隔日便传来六皇子坠井的消息。

严歌撑着宿醉后的身子爬起,听到这消息长舒一口气。

严鸣不在。




─.tbc.─


迷境(二)

向燕西辞通报之后,兄弟两很快就带着一名随行仆人轻装出发了。

西凡发现燕西泽说随便走走,还真的是随便走走。

他们离开洛城在青峰帝国瞎走了半个月,沿途也见到一些大大小小颇有感触的事,也遇过一些看他们这一行好欺负来找茬的。

不过连惊都没有就直接解决了。

这走着走着,西凡没有表达什么,反倒是燕西泽不耐烦了。

“一直在青峰帝国里转悠也没意思。”燕西泽坐在茶馆门口边的桌旁,扭头看向买了三份大饼回来的西凡,“你说说,咱们去哪——诶你刚才就排队去买饼了?”

“吃不吃?我觉得那摊子的饼应该挺好吃的。”西凡自己咬了一口香酥脆口的饼,把另外两份份抛给燕西泽和随行仆人,思考两秒,果断道,“去玄军帝国吧。”

“玄军帝国……”燕西泽接住饼,嫌弃地看了两秒这毫不起眼的外包装,尝试着吃一口,这才感觉满意,边吃边道,“那不是在大陆的东南边?”

“是啊,难得离开洛城,就走远点吧。”西凡道。

“好主意,那我们就去最东南的地方吧。”燕西泽给西凡一个赞,“这饼再买一些,挺不错的——不过你怎么知道这家好吃的?”

“直觉。”西凡笑道,将手中的饼吃得一点不剩。

─.tbc.—


迷境(一)

西凡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悄悄看了眼四周,稍微一点分心就被发现了。

“西凡。”燕秋辞一脸严肃地点名。

“父亲。”西凡稍稍挺直背,专心致志。

四周人的目光齐齐放在西凡身上。

“你有心事。”这个站在大陆顶端之一的男人一语道破。

“……”西凡沉默。

燕秋辞看了西凡几秒,也不勉强,只道:“若有疑惑,不必藏着掖着。”

“是,父亲。”西凡点头——也只是点头。

他的疑惑到底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旁人如何来解?

待到燕秋辞离开,燕西泽率先排开周围的人,与西凡一齐回去。

“我说,你最近怎么了?”燕西泽双手后放枕着头,道,“整天心不在焉的想谁家大姑娘呢?”

“别胡说八道。”西凡皱着眉,“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哪奇怪了?”燕西泽跟着想了想,不能理解,“这不都好得很?”

“就是因为好得很。”西凡看着铺一地的枫叶,若有所思,“总感觉——不应该是这样。”

好像……不应该就这么在洛城待着。

“好得很还不好啊?”燕西泽不以为然,“难不成你认为我们会不好?我们老爹是燕秋辞,谁敢找我们麻烦?”

“别整天将父亲的名字挂嘴边。”西凡无奈道。

就像燕西泽不能理解西凡,西凡也不能理解燕西泽——明明是个实力不俗的人,却整天要跟人拼爹,不撑起这个名字应有的体面,偏要变成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丢脸模样,吃饱了撑的?

“就你,整天讲道理。”燕西泽斜眼,在西凡开口反驳之前岔开话题,“话说回来,过几日你要不要跟我出趟门?”

“出门?”西凡心下一动,问道,“去哪?”

“随便走走啊!”燕西泽一脸无药可救,“出趟门而已,有地方能请得着我们?”

“……好吧。”西凡同意。

——他还真有点不放心这励志于拼爹的兄长。


被漫画气死的我

人设来自狱酷大大qwq

随手涂


新妹子真可爱!!!!(prppppppppppprrrrrrrrr


草稿(๑•̀ㅂ•́)و✧

图一是海囚人设229号,中文就叫土块来着……单论外貌这是我目前最喜欢的!!

图二是路西法女神和她家cp,这对都甜甜的(ฅ>ω<*ฅ)官网上的图几乎都很甜!


【宋莫】庆功会[下][完]

oocoocooc

韩张双花林方叶蓝走个过场



莫凡直勾勾地看着这四个人两秒后就侧身让出空间,可韩文清等人并没有进去。张新杰脸颊有些发红明显是喝多了,一手搭在韩文清肩上一手抬起推推眼镜,看向房内探头的宋奇英,皱了皱眉。

“队长,副队。”宋奇英连忙点头打招呼,手还撑着身子,至于后头的张佳乐和孙哲平,被挡住了没看见。

“嗯。”韩文清见宋奇英没多大事,点点头做回应,随即目光转到莫凡身上,“你今晚就在这休息。”

还没等莫凡反应过来,张新杰在一旁解释起来:“方锐喝醉了扒着林敬言不松手,今晚就在兴欣那边待一晚,正好这边空着,你跟他互换下。”

莫凡:“……”所以说倒霉就倒霉在刚好跟方锐同房间了?


其实今晚所有人都喝醉了,有小情的都黏糊在一块不肯松手,大伙心情都好,干脆就来了个大换位,基本上没几个队伍的住宿房间人员是保持不变的,就叶修没下限拉着刚电话坑来的小情人蓝河光明正大挤一单人床去了,慢一步没房间换的魏琛差点没闪瞎眼。

其实莫凡还是幸运的。

这事能不答应么?莫凡在韩文清和张新杰的目光下只得点头。

“就这样。”张新杰看了眼表,“早点睡,走吧。”


宋奇英目送自家队长和副队走了,有些迷糊地感叹副队果然是十分严谨即使喝到走不动也依旧保持着那严谨的作风……咦好像听到了张佳乐前辈的声音?

莫凡关上门将张佳乐那句“大孙你坐船头啊~乐乐我岸上走~嘿~~”给隔绝到门外,扭头去看宋奇英……身上的衣服。那衣服被莫凡刚才的喂水给淋了个透,更倒霉的是,顺着衣服直接流到了床铺上。

这床算是不能睡了。

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宋奇英看莫凡一直盯着自己,有些尴尬的游移视线然后就更尴尬地感觉到手下的一片潮湿。

“这怎么办?”宋奇英看向莫凡,“床没法睡了,要不咱俩……”

“你去那边睡。”莫凡打断宋奇英的话,指着另一张床。

“那你呢?”宋奇英问。

莫凡没回答,只是看着他,宋奇英依稀知道这人沉默里头有股倔脾气,叹口气道:“好好好……”

整间房暗了下来,只留一盏壁灯,宋奇英翻个身去看莫凡那边,那人把自己捂得严实只留一个脑袋露在外头,为了不去碰那潮湿的地方尽量给缩成一团。宋奇英现在也只能看到那头发遍布的后脑勺。

“莫凡?”宋奇英犹豫地叫了一声,莫凡没反应。

“莫凡?”

“莫凡?”

叫了三声后宋奇英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喝酒的后遗症么难不成,但是他没停住话,依旧小声去叫莫凡。

再叫几声后莫凡不耐烦地坐起去瞪宋奇英,宋奇英看着莫凡在微弱灯光下看着自己,一瞬间晃了个神,又清醒了点,他对莫凡说:“那床睡着不舒服,过来睡吧。”说着挪挪身子让出一个床位。

两人又进行一番眼神对峙,莫凡不想去理宋奇英躺下身,宋奇英就又开始叫他,反复几次后莫凡实在没耐心,拖着枕头爬到宋奇英床上去。

这下宋奇英才觉得满意了,一直延迟的醉意终于占据主要神经,眨巴两下眼皮宋奇英就睡了过去。

莫凡皱着眉看离得那么近的宋奇英,索性闭上眼不去看。

第二天宋奇英睡到自然醒,拖着宿醉而头疼的脑袋起来时发现房间里只剩自己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宋奇英叹口气,起身去洗漱了。

昨晚闹得太欢,大部分人都是拖着头疼起晚的,少数腰疼。在大厅相聚后就各自道别,宋奇英走在韩文清身后,看到依旧站在角落不跟人交谈的莫凡,跑过去打了个招呼顺便又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又走回队伍里。

莫凡闭了闭眼,把宋奇英方才说出的手机号码给忘个一干二净。

-end.-

【总算在闭关前码完惹!

【宋莫】庆功会[中]

oocoocooc【重事说三

韩张双花过个场


这怪不得宋奇英惊讶。

莫凡本身就一副生人勿扰熟人少找的样子,这点也许在比赛场上表现的只是过分沉默,但在来酒店与兴欣队员攀谈一番之后,莫凡的这种性子在同队队员的谈笑风生中变本加厉地显现出来。

被喊名字的莫凡觉得奇怪地看了眼宋奇英,嘴巴张张合合几下后道:“你喝醉了,我送你去休息。”

宋奇英恍然大悟,一手撑着墙壁站稳一边含糊道:“麻烦你了,房间号多少……我自己去吧,你回宴会吗?”

刚被暂时摔清醒的大脑此时又被酒精占据,宋奇英又觉得醉酒的感觉回来了,整个人又有些摇晃起来。

宋奇英是守规矩且严谨的,打小到现在十七了都没抽烟喝酒过,好奇的时候都没去尝试,结果今个气氛太热烈,少年被影响地稍稍破下例结果整个人都感觉不大好了。

也亏喝的不多醉的不深,否则宋奇英现在能否理智都是个问题。

“……不用。”莫凡沉默几秒蹦出两字后就自行开始带路。

宋奇英对这两字的具体解释还没悟透就见人开走,所幸把脑子放空扶着墙好歹没走出蛇形步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跟上去。

莫凡倒是没忘记身后跟着的是个醉鬼,就走几步回头看一眼走几步回头看一眼,这场景还真是……怎么说呢,看路过的端菜员工眼角多抽就知道了。

莫凡不去扶宋奇英是因为对方醒过来不好像昏过去时那样对待,但是莫凡随即反应过来,两人现在这样还不如宋奇英晕过去方便。

于是莫凡回头看宋奇英的次数更多了,眼睛里表现出来一个快来求扶的讯息,可惜本就没啥默契的人此时还醉了能接收到什么呢?

等宋奇英能收到讯息时候,莫凡都想买两瓶眼药水了。

然后宋奇英很给力地误解了莫凡的眼神:“……你想回去吗?”

不!是!啊!

“接下来告诉我房间……号吧我自己可……以到的……”两人已经在电梯面前了。

“……”

莫凡难得无力一次,话都不想再说了直接摁下电梯键等电梯门开了的时候拽着还想说啥的宋奇英的衣领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里头的乘客都吓了跳,纷纷把眼神看向莫凡偶尔分给宋奇英。

一般来说吸引人注意的不是长得太帅或太残就是行为举止怪异。莫凡颜值就是在平均线,不丑不帅,所以不是前两项。

后一项就比较令人深思了。

要造楼地主能入眼的酒店肯定水准不低,再加上客人都有世界冠军队和职业大神的光环,这肯定是要精心挑选出配得上这些光环的酒店来迎接众人,但里头来往的客人身份肯定是低不下去,宋奇英在张新杰当时的跨国电话提醒下好歹套了个正装。

但莫凡是不在意这些的,兴欣整个战队也就苏沐橙安文逸乔一帆罗辑穿的像样,包子和莫凡这两该咋样还咋样,于是莫凡这一身落在这些乘客眼里就是接近邋遢,更别说还气势汹汹地拽着一人进来的行为,让他们纷纷皱眉猜测哪来的没品味的家伙竟然能混进这种地方。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莫凡拿着房卡开了房间摸黑将还在天旋地转里头瞎转悠的宋奇英倒腾到床上就出了一身的汗,扭头开了灯看见另一张床才发现这原来是双人房。

莫凡站在原地,看着躺白床单上的宋奇英半睁眼看着天花板痛苦地直皱眉哼哼老半天后才哼出“水……”就面无表情地去接水凑上前喂宋奇英,结果一个用力过猛把人喂呛了不说半杯子的水撒在人身上,凉凉地直钻脑神经。

宋奇英猛咳一阵后清醒了点,抬头看着莫凡几下突然犯神经:“莫凡……咳咳……你为什么要那么打呢……咳……”要说宋奇英多执著,这都醉了还翻出几个月前的老帐。

莫凡一下子没想到是什么,扔了纸杯子,满心满脑的莫名其妙。

“副队和队长都说……你也许是只能这么做,但明明可以做得更完美啊……”宋奇英嘟囔着。

对于莫凡这人,宋奇英最大的执念就是这个。

霸图也曾例行开会分析兴欣的每一个队员,这个战队充满诸多不稳定因素,每一个新人都有未来更好更不稳定的进步,单单一个随性至极的小白包子就足够令人头疼。

而莫凡在整个赛季里出场本就少,那样昙花一现的惊艳打法出现没多久,还稚嫩得很,单会在打法的何种地方上完善就引发了一场小讨论,最后没个准确结果。

这让宋奇英十分心痒,私下也去找了张新杰询问,人也是推推眼镜表示这打法的时间和招式连接也许会随个人实力增长加强,但不会成为长时间打法,问及原因就扯到了莫凡的出身。因为拾荒者的出身,才有了如此打法。

可惜训练营标准出身的宋奇英对拾荒者只听过没体会过,而且这行为不太光彩,宋奇英原本也不打算干这档子事。

但现在,宋奇英恍惚地看着莫凡,突然换了个问题:“拾荒……是怎样的?”

莫凡闻言一顿,垂下眼,好一会后才缓慢而坚定地回答:“ 很刺激、很……好。”

宋奇英的问题对于莫凡来说都有点难回答,但对于被人冷眼相待的拾荒行为,莫凡的回答是很好。

其实莫凡一开始也不过是个普通玩家,老老实实升级做任务闯神之领域,但就因为人喜欢独来独往又没公会,就连下副本都是找野队,就算操作不赖但人生冷过头,到头来没个固定队待着,这样没背景的在神之领域混得来的装备材料肯定不行,偶尔被人在野外比拼也是正常,然后莫凡就在一次赢人捡到装备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就慢慢踏上了拾荒者的道路。

对于别人来说,拾荒特无耻,但对莫凡而言,这只不过是他的网游路,另一种用实力获得装备和金钱的路,只不过与别人不同罢了,即使被围堵他也不生气,只想着逃跑——当然叶修当时的手段例外。

宋奇英被莫凡的回答弄得一愣,想了半天不知道这种事怎么能好了,但看莫凡一提这个眼里都像发出光似的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踌躇着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咚咚响起来了。

这声音……是砸门的劲啊。

两人看眼门,再相互看眼对方。

莫凡默不作声去开门,宋奇英双手使劲想起来,可惜他这醉的身子软哪里的劲啊,只能撑起身子探头去看。

莫凡一打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韩文清,还扶着个张新杰。

后面还有张佳乐可劲闹腾,孙哲平半搂着人苦笑。





借着生病我就回来了……

【宋莫】庆功会[上]

oocoocooc【重事说三


宋奇英在众人的起哄下一口气喝下一大杯酒,没过会就觉得头有些晕乎,抬手冲身边人示意下便起身,朝前辈们那一桌看去,比这边还热火朝天的气氛,面对源源不绝快要冲进眼眶的垃圾话宋奇英咂舌,而后笑着走到角落位置——冲角落的莫凡笑道:“不介意我坐着吧?”

被问的对象只是看了眼醉的脸颊泛红的人,喝了口果汁,朝一旁挪了下身子,露出角落里头的另一半空间。

……这算同意了?

宋奇英模糊地想了下,干脆地一屁股坐在莫凡身边——就当他同意了吧!

有些迷糊地靠在软软的沙发上,宋奇英抬手靠在额头半闭着双眼,热闹的声音隐约进耳。


就在前几天,中国队的荣耀站在了世界决赛的屏幕上,同一时间见证到这个时刻的中国玩家们黑着眼眶跟苏黎世现场的中国观众们一样激动到流着泪欢呼呐喊。几天后,中国队队员们乘坐的飞机在早被粉丝和记者占领的B市机场降落。

在好不容易摆脱记者与粉丝上车之后,中国队队员们在拥有无数次摆脱经验的领队带领下, 避开众人视线来到了一家豪华酒店,身为包场人的楼.土豪.冠宁与国家队队员的队友们早已等候多时。



等宋奇英清醒起来时候,看见的是莫凡的侧脸。

“嗯……?”宋奇英迟钝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莫凡好像是一手抓他胳膊一手抓他腰拖着他走的,“诶?!”

莫凡听见宋奇英的声音吓了跳,下意识松开双手,而后就眼睁睁地看着宋奇英摔倒在地上。

咚的一声,可响了……

“好痛!嘶……”宋奇英呲牙咧嘴地一手揉揉胳膊又揉揉脑袋,这才有空看了下周围——好像是酒店里的走廊。

咦?之前不是在包厢里头么?

“……” 莫凡面对这情况有些手足无措。

莫凡原本以为宋奇英坐会就走,没想到人就那么睡过去了,然后睡着睡着就倒向莫凡的方向,莫凡看着热闹想事情还没回过神,等回过神就被人给靠住了,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于是莫凡就浑身僵硬地给人当了个天然靠枕。

莫凡倒是想叫个人帮忙带走宋奇英的,但是在场气氛太热络,让莫凡把话活生生卡在喉咙里死活说不出来,张嘴好几次插不进去话——当然怎么说出来也是他的烦恼。

最后还是苏沐橙注意到了他,可惜又顺带了许多猥琐围观党,一个个都半醉,你一言我一语地接力调戏后让土豪楼地主开个房又让莫凡把宋奇英带到酒店房。

土豪楼地主表示原本就有开房间让众人住宿一晚,得到无数好评。

莫凡再怎么生人勿近,但还是个少年,被一句句说的差点没臊的红起脸, 干脆拖起宋奇英在方锐筷子敲碗赞[chao]叹[feng]“不愧是拾荒者瞧着动作快准狠”下连忙逃离欢庆现场。

然后宋奇英就在半路醒了。

莫凡很想丢下宋奇英自个回去,但想起先前场面就起了鸡皮疙瘩,再者宋奇英这疼得表情略带夸张这摔的原因还是自个让莫凡实在丢不下,犹豫会只好伸手将宋奇英拉起来。

“莫、莫凡?”宋奇英惊讶地看着莫凡,第一次念起莫凡的名字,有些磕碰。


【下半部分再弄可能是……半年后……ssssssssaaaaaaaaaadddddddd】